辣文小说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傲心诀-第52部分

來,天腾还不时的和张凌讨论剑法,好在自己把山庄里面的《天灵剑法》给偷了出來,为的就是和周天决一死战,仅仅是因为一个女子。
此刻傲气正盛的张凌当然是想着把《天灵剑法》给领悟透彻,加上他对剑的痴迷和渴望,自从在青城山得到剑王刘道子的指点后便越发的疯狂起來,不停的來到武林之中挑战,当时的武当和峨眉剑法都稍逊一点,完成了自己独剑江湖的梦想,在当时引起了不小的波澜,还搅乱了当时的武林大会,自那后便去了雪山,后來一直独留此处。
如今傲天腾來了,打破了这里的宁静,加上周天已经完全把《鸳鸯刀法》给攻破了,终于闭关出來却不见了自己的心上人,因此他可以断定的是傲天腾带走了自己的师妹,所以快马加鞭去了傲剑山庄。
此时的傲璟也正值中年,经历充沛,对剑道也是痴迷的很,看到门外來了一个不速之客便提起剑法刺了上去,周天忙用刀挡着却是不拔出來,傲璟不解便问道:”阁下是谁,为何不出刀:“
”快把傲天腾给我交出來,要不然我就踏平你这山庄:“周天恶狠狠的怒视着。
一时明白不过來的傲璟当然是很生气了,便提起剑又交招上去,周天看他咄咄逼人之势,也就手下不留情了,随即拔出自己的刀前去对抗,两个人打的甚是激烈,一个刀,一个剑,所为刀剑相碰必有损伤,此次比试下來周天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他合上刀便走出门外,败下阵來的傲璟不服气又冲上去,谁知周天手一挥使出一招”绝地翻身“一掌打在傲璟胸膛之上,回头说了一句:”今天本是來找你兄长的,我周天与他不共戴天:“
傲璟一听心一下子便慌张了,洝较氲阶约貉矍暗母呷司褪墙嫌忻目竦吨芴欤压肿约捍虿还菜闶撬档墓ィ〗有给剑道丢脸,那之后傲璟便闭关了,为的就是习练《天灵剑法》好再与周天比试。
后來不知道从哪里得到消息,听说傲天腾去了雪山,周天便快马加鞭直奔而去,在雪山的日子芷兰和天腾玩的很开心,他们洝接幸馐兜街芴煲丫瓉砹耍谡饫锼切郎脱┚埃缕辶方#囊驳故卿烊鳎帕柙蛟诙纯呃锩孀暄薪7ǎ残硎欠缟呗┝耍焯诤ε轮芴煺业秸饫铮愦跑评家宦肺魅チ泻舳疾淮蛞簧妥吡耍闭帕璩鰜淼氖焙蛞丫瘴奕搜塘耍谘┥缴仙舷孪抡伊撕镁没故菦〗有发现人影,便一个人独坐在剑亭里面。
昆仑有异客,提剑來相擢,一个名叫萧重天的中年男子來了,他一句话不说便直奔坚挺,拔剑刺向张凌,此刻的张凌觉察到身后有人,便飞旋极速的避开,瞬间御剑而來指着说道:阁下是谁,为何如此咄咄逼人!”
萧重天哈哈大笑道:’我刚从青城山回來,剑王已经败在我的剑下,听说你的剑法很是厉害,所以便來挑战:“
张凌一听,惊讶的说道:”什么?连剑王都败在你手上了,你到底是谁,意欲何为:“
”甭管我是谁,今天來就是为了打败你,让你们中原武林知道我萧重天的剑法是天下第一的,我不仅要打败剑王,还要自封剑圣:“
张凌见此人口气不小便取笑道:“真是笑话,剑圣岂是你轻易就封的的,要知道让天下武林都心服口服才可以!”
“当然了,所以今天來就是打败你们几个在剑道上有修为的几个人,到那个时候天下便难敌手了!”
“哈哈”张凌笑了一句说道:“你难道不知天外有天,人外有人的道理吗?
”我不知道什么人外有人,只是知道剑下出高招,打败你们就可以了,废话别那么多快出招吧!“
张凌见此人一股傲气,变现的咄咄逼人,看來一定不简单,加上剑王都败了,自己更加小心了还好这些日子习练了天灵剑法正好可以一用。
萧重天瞬间挑起使出一招”盘古劈天“的招式,想一招制敌,张凌一看这剑招盛气凌人,给人摄心魄之感,忙御剑飞行,刺向而去,谁知萧重天又使出一招”惊天泣地“想置之死地而后生,张凌不及很快就败下阵來,为了让自己不成熟的剑法使用的更加得心应手,张凌决定用最后一招。虽然还洝接辛煳蛲赋沟侵荒芩缆淼被盥硪搅恕
”天地独我“本是《天灵剑法》一招制敌之用,不到关键时刻是不能轻易用的,轻者伤己,重则就洝饺酥懒耍蛭麤〗有使用过这一招所以这关键时刻用上场了,萧重天见张凌这一招不同寻常,周围的雪被卷起,天也变得黑暗起來,一阵龙卷风似得刮过來,一看都知道不妙,还在原地不动的萧重天并洝接锌桃獾奶幼撸撬浪赖奈兆攀种械慕O刖鲆凰勒剑绷礁鋈私=O嗯龅哪且豢蹋⊙┥蕉级×耍薮蟮难┒汛由缴瞎雎湎氯ィ絹碓酱螅较伦∽诺娜思叶急辉宜涝疑肆耍庖徽较聛砹礁鋈硕际苌肆耍稍谘┑厣贤盘炜眨糁靥觳幌嘈抛约壕驼饷窗芰吮阄实溃骸阏馐鞘裁唇7ǎ绱死骱Γ煞窀嬷褪撬酪差苛耍 
“我习练的是被称作第一剑庄的傲家山庄的《天灵剑法》”
“傲剑山庄,天灵剑法,萧重天两齿只见一只抖动着,这下他才知道张凌刚才说的那句话,也许是自己太大意了,看來世间的高手并洝接凶约合氲哪敲醇虻ィ 彼婧笙糁靥煜律蕉ィ氐嚼ヂ厣胶蟀炎约汗卦谑蠢锩妫怀圆缓鹊目甲暄薪7ǎ木褪侨グ两I阶仁浴
傲长空的傲心诀在武林大会上技压群雄,把当时的各大门派全都挑战了一遍,就去了雪山,而三年时光匆匆 而过,萧重天带着自己钻研的剑法來到了雪山。
雪山之巅的剑亭上,周天闭目养神不闻一切,张凌走进前去轻声道:‘周兄,你在这里已经三年了,不知道你为何对天腾兄那么仇视:“
周天缓缓的睁开眼睛说道:’他抢走我师妹,这个仇一定要报,我就是不服气!”
张凌不懂爱情之事,也就不再多说甚么,正当自己要下去的时候,來了一个黑衣蒙面之人,周天站起來说道:“你是谁,莫非是傲天腾!”
“那人哈哈大笑了一句,说道:‘我不是你找的傲天腾,今天來就是为了三年前的一剑!”
张凌这才明白过來,眼前的人就是当初和自己决一死战的萧重天,洝较氲剿謥砹耍】磥硎撬啦么蛄恕
张凌上前心平气和的说道:”阁下看來是纠缠不清了,难道还想再比试:“
”当然,今天我就让你领教我自己独闯的剑法:“
周天本就是气不过,所以便拔出刀指着说道:”让我來挑战你吧!“
”哼,我才不会跟你打:“
周天一听不高兴了抡起大刀就砍过去,萧重天被迫的迎战着,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看來萧重天的剑法又精进不少,周天一个人使用鸳鸯刀法对抗着,自己本是不及,后來让张凌也跟着一起上,两个人刀剑合一发挥的淋漓尽致,让周天惊讶的是眼前的萧重天比自己想想的更加厉害,两个人联手还有点不及,这让张凌都目瞪口呆的。
三个人一场逐鹿之战,各有损伤,不过萧重天一身火焰哈哈大笑道:‘这就是我的火焰神功!”
张凌不及被打败了,谁知傲长空來了,使用当初自己独闯的《天灵剑法》对抗萧重天,不到一百回合被打的满身衣服掉落,面对眼前更加厉害的对手,萧重天弃剑用火焰神功对抗,洝较氲饺幢话列木鞲虬芰耍故芰思氐哪谏耍缓没伊锪锏奶幼吡耍丝痰恼帕枳诮Mだ锩媪粕耍恢来幽睦锎艹鰜硪桓龊煲碌琅鄣娜耍硪路加绪槛猛返耐枷瘢成锨嘁豢椋弦豢榈模婺空乃档溃骸叭梦壹窳艘桓龃蟊阋耍 
张凌本受伤了,根本不及,加上周天刚才一怒之下下山而去,在这紧急危险的时刻,傲长空腾空而起,一个神指打过來正中那人肩边,立刻血溅出來了,惊恐之余那人赶忙逃走,张凌得以安然无恙
剑圣思绪拉回现在,回过头來说道:“这个剑魔一定还会再來,冷兄弟这件事情看來只有你來完成了!”
“前辈这......
剑圣不语腾空回山顶上去了。
倩玲伸头望着,回头说一句:’师傅从來都这样,走的时候不打招呼!”
“也许这就是高人吧!“冷傲天淡淡说了一句。
这时候海娇走过來说道:‘冷大哥,现在苏火烈就在江陵城,我还是和天涯一块回傲剑山庄,也好帮忙!”
段飞鹰也愿意回去,冷傲天想來这也是个办法,只能这样了。
第二天早上,天涯、海娇,飞鹰三人徒步下雪山而去,望着三人渐渐远去的背影,冷傲天久久不语,在一旁的倩玲说道:’哥哥,为什么不让我也跟着回去,我都十年洝郊胰肆耍骸
冷傲天淡淡一句:‘等我打败剑魔之后,带你一块回去!”
傲视群雄篇 第一百八十九章 :仇人相见
相逢一笑泯恩仇,快意刀客醉酒浓,傲剑山庄多少事,一切都在江陵中。
孟天涯、莫海娇和段飞鹰三个人匆忙下雪山直奔江陵而去,山上山下气温相差是那么的大,走出了雪山才感觉到世外桃源的感觉,一切都是肃杀的萧瑟,不知不觉这秋意的寒冷已经悄悄的来临了,不过给人的感觉还是很温暖的,也许这些日子久居雪山的原因吧,身上早己感觉不到这久违的温暖了。
段飞鹰一行人快马加鞭而去,他们已经几个月没有来到中原了,这里一切都变化的那么大,至少在他们看来已经不像是内心想象中的那么美好的了。经过连夜的奔走终于来到了江陵城,想想这一路还真是不简单,旅途中不停的赶,完全没有休息,连马儿也不知道疲倦的狂奔着,真的是一心直往江陵路,完全不在疲惫中啊,如诗中所写:“千里江陵一日还”
江陵城外。
段飞鹰驻马朝着城楼上看去淡淡一句道:“我们到了,这里就是大哥的家乡了,这一路奔波还真是辛苦,我们还是找个客栈休息一下,吃些东西然后再找苏火烈。”
“三弟说得对,我们先去吃饱,只有这样才有力气打架,是不是。”孟天涯望着两个人笑着,几个人相识一看快马进入城中。眼前一片热闹,叫卖声不绝于耳,走在中央大街上看着四周的人们都在忙活着,街道上并有形形**的各种人物。官员们骑了马,前呼后拥,在人丛中穿过;妇人则坐了小轿。在这纷纷扰扰熙熙攘攘之间,有人挑担,有人驾车。有各种不同样式的车,单单是这四方街,就有无限的情趣,流水在伴奏,水车在歌唱。两边的屋宇鳞次栉比,有茶坊、酒肆、脚店、肉铺、庙宇、公廨等等。商店中有绫罗绸缎、珠宝香料、香火纸马等的专门经营,此外尚有医药门诊,大车修理、看相算命、修面整容,各行各业,应有尽有,大的商店门首还扎着“彩楼欢门”,悬挂市招旗帜,招揽生意,街市行人,摩肩接踵,川流不息,有做生意的商贾,有看街景的士绅,有骑马的官吏,有叫卖的小贩,有乘座轿子的大家眷属,有身负背篓的行脚僧人,有问路的外乡游客,有听说书的街巷小儿,有酒楼中狂饮的豪门子弟,有城边行乞的残疾老人,男女老幼,士农工商,三教九流,无所不备。交通运载工具:有轿子、骆驼、牛马车、人力车,有太平车、平头车,形形**,样样俱全。
再往前面走去就是城中最大的客栈江陵客栈了,段飞鹰下马望了一下说道:“二哥,我们到了还是去吃些东西吧。”
孟天涯和海娇下马走了进去,这里面还真是热闹,果然是座无虚席啊,这时候小二跑出来招呼道:“几位客官是吃饭啊还是住店啊。”
段飞鹰问道:“这里可还有住的地方。”
“不好意思客官,这里已经满了,你要是吃饭还是有位置的,保不准一会儿连坐的地方都没有了。”
段飞鹰,天涯,海娇三个人找了一个空位坐下来,随便点了几个小菜还一壶酒,看着客栈内来来往往的人,脸上是那么的浮现笑容,完全没有青瑶姑娘说的苏火烈要大闹武林一事啊,这时候海娇忙问道:“对了,我们可以去傲剑山庄,不知道在哪里。”
正好小二上酒菜一听傲剑山庄便说道:“看几位客官就是江湖中人,莫非你们也知道这傲剑山庄。”听小二这么一说,大家都来兴致了,飞鹰就说道:“小二,你可知道这傲剑山庄在哪里。”
“当然了,客官,这山庄少公子经常来我这里吃饭,以前还有个叫傲天的,现在山庄已经不如从前了,只有傲冲一个人在打理。”
天涯不解,这傲冲自是可以理解,不是还有他的几个叔伯吗,难道这山庄自从被苏火烈袭击之后就没有人来管理了吗,遂问道:“这里来了这么多的江湖门派,是不是要举行武林大会。”
“客官你说的没错,这本是十年一次的武林大会,如今也更改了,傲剑山庄庄主傲腾失踪后这往日的光彩也褪去了,虽然上一届没有选出武林盟主,但是傲天的举动还是引来江湖各个门派的不和,为了盟主之位不停的争执还好少林行知大师出面要选举盟主,这才引来了众多的门派齐聚于此。”
“原来如此”海娇淡淡一句道:“怪不得这里那么多人,看来青瑶姑娘说的没错。”
孟天涯一副沉思的样子,自从进城之后并没有发现有什么异常情况,难道是自己想错了,这时候一个青年男子走了进来,他穿着黑衣服,看上去凶神恶煞的,给人一种胆战心惊的感觉,一个人坐在门旁的桌子上要了一壶酒,速度很快,一会便饮完了,站起来放下一锭金子就走了,站在门外的十二个人跟在后面往北面去了,段飞鹰觉得不对劲想偷偷的跟过去,被海娇拦住说道:“段大哥,你怎么了,有什么不妥吗?
“是啊,三弟有什么疑问吗?
“二哥,难道你没发现异常吗,就算我们没见过苏火烈的真面目,但是刚才的那个身影真的很像,再加上后面一群人跟着,都是黑衣服,表情严肃,我可以断定就是苏火烈。”
“对啊”海娇赶紧拍着头说道:“刚才那个人额头上有一个明显的符号,火云,莫非就是苏火烈。”几个人定眼一想,赶紧跑出门外跟了上去,他们沿着城中的大街悄悄的跟了上去,此刻太阳已经阳西沉,夜已入暮。一阵清风刮来给人寒意,看着熙熙攘攘的人流,人头攒动,街上颇显得嘈杂拥挤。大路上挤满了流动奔走的马车,行人悠闲地走在过道上,有说有笑地聊这些什么。大街小巷都摆满了摊子,贩子们大声地哟呵推销,无论是美味的食物精致的服装亦或者奇特的首饰,人们都用带有惊奇的眼光看待打量着。吵吵闹闹中隐隐夹杂着摊主和买主们叽叽喳喳地讲价之声,打成一派火热气象,好不自在。
这古代的街道倒是显了几分热闹,不似现代。若现代的街道是身着高贵衣衫的公主,这古代的街道便是小家碧玉了。街道上很繁华,秩序很好,不会发生很是讨厌的吵闹声,只有小伙计们的呦喝声和脸上带喜庆的笑容,以及那些夫人们挑拣那些美丽衣衫的娇笑。不知道从哪里飘来了呛人的厌恶,弄的整个城都布满着如雾的氛围中,这空气中弥漫的味道实在是难受的很,段飞鹰等人都不听的摇晃着面前,在一旁的海娇憋着气说道:“怎么会这么多烟啊,到底是从哪里传出来的。”
孟天涯的眼睛都渗出了泪水,实在是顶不住了便跳到屋顶上看去,只见这满城的烟隔断了众人眼睛,任是高屋崇楼,如水的车辆,拥挤的行人;一切都不复存在,连自己行走时摇荡出去的手臂也消失在迷茫之中了。只听海娇一声:“孟大哥,你在哪里。”
“海娇,你们道屋顶上,我们沿着房梁去城北看看去。”
三个人沿着屋顶捂着鼻子一直走着,当他们来到这荒无人烟的北城时,已经追不到苏火烈等人的踪影了,还好这里的烟已经没有刚才那么多了,孟天涯眼看天色就要黑下来,却不见了眼前的仇人还是气愤,正当这时后苏火烈从天而降哈哈大笑道:“真是冤家路宰啊,我们又见面了。”
孟天涯拔出刀指着说道:“你来的正好,今天就让我做一个了断。”
“哈哈,就凭你们,等着受死吧。”说着,苏火烈便使出火焰神功,这团团火焰飞过来,让人接触不得,谁知唐玉儿甩着鞭子打过来,把所有的火焰全都熄灭了,并高兴的说道:“海娇,原来是你啊,太好了。”
海娇赶紧跑过去搂着说道:“玉儿,竟然是你,真是想不到啊。”两个人一见面有好多话说不完似得,她们哪里知道这种场景之下真是敌我双方交战之际,段飞鹰没有放松警惕,而是观察着周围有没有他的随从,因为上次在山中一战已经领教过厉害了,所以更加警惕了。
苏火烈一看是个女子竟然把自己的流球火焰给破解了很不耐烦的说道:“你们还有帮手,不过别太高兴了,让你们尝尝我的飞速极光。”瞬间天空划过一道完美的弧线,只不过多了一些火焰,这里的如同白昼,不过在孟天涯看来这就是发动攻击的好时候,海娇也不那么啰嗦了对玉儿说道:“我们还是一起面对强敌吧,眼前的这个人武功甚是了得,一定要小心,今天来就是为了报仇的。”
玉儿不明白海娇嘴里所说的报仇是怎么一回事,不过眼前最重要的就是共同对抗敌人,遂率先使出鞭子打过去,这些日子以来唐玉儿的九节鞭术练习的真是炉火纯青,已经达到登峰造极的地步了,况且她也是唐门九主,手下也都各个不同,看来真的是不同往日了。
段飞鹰看着这鞭子打的如此乱花渐欲迷人眼,不住的赞美道:“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啊,没想到玉儿这么厉害。”
孟天涯也不甘示弱对海娇道:“我们用双刀对抗。”说着两个人便使用鸳鸯刀法上去,两个人配合的也是天衣无缝,苏火烈不好分心,用护体金光挡着,看着眼前的几个人武功都超过以前,想要胜之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赶紧顿空到屋顶之上,回头说道:“今天算你们走运,我还有事,下次定然不饶。”
“不要走,还没打完呢,你个胆小鬼”玉儿不停的挥着鞭子,在一旁的海娇走过来扯着说道:“好了玉儿他已经逃走了,武林大会上还会见面的,我们要好好应付才是,他不会走远,一定会留在江陵城的。”
玉儿也不管那么多了拉着海娇就走说什么去傲剑山庄,定要好好大吃一顿。
天涯和飞鹰相识一看,也许他们在想刚才已经吃那么多了,没想到还没打的,不知道眼前的玉儿又会做出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来,便跟在后面,两个人也想着看看这昔日风光无限的傲剑山庄是个什么样子。
傲视群雄篇 第一百九十章 :傲世盟主
因为有山,流水乃为之改道,因为有山,江陵才缘依环绕。大山以浑厚坦荡容纳万世汇聚百川。人在山顶,你会觉得山再巍峨,人也能把它征服,而此时的山正默默无闻地向你展示,不远处它的伙伴比它更壮观。人在山谷,常会感叹山高不可攀,而此时的山却悄然无声向你披露,很多人正从它的峰头悠然而下。
山虽无言,然非无声。那飞流直下的瀑布,是它地裂般的怒吼;那潺潺而流的小溪,是它优美的琴声倾诉;那汩汩而涌的泉水,是它靓丽的歌喉展示;那怒吼的松涛,是山对肆虐狂风之抗议;那清脆的滴嗒,是山对流逝岁月之记录。
挺拔天地,粲然四季,垂范千古,启迪万物。此刻傲冲站在山顶之上,仿佛读懂了李白与敬亭山,产生了“相看两不厌”的情感。自己在这里生活了几十年,每天朝阳起,夕阳落的,这样重复的日子不知道过了多少,想着自己大哥一切山庄五六年矣,心中自是挂念之极,如今才知道远在雪山之巅的大哥正苦练剑法为的就是救出爷爷和自己爹爹,看来这个重担一直顶挎着冷傲天,也让傲冲时刻警醒着自己未完成的使命。
慢慢走下山去看着眼前的湖水,想起来当初和大哥在一起的日子,傲冲不免有所感慨坐在溪水旁边,捡起石子扔过去,那溅起的涟漪如同时光隧道一样,让自己深深的卷入其中念想着曾经的一幕一幕。猛然,傲冲站起来拔出剑来疯狂的练习剑法,这巨大的气把湖水给卷起来了,如同那涨潮或落潮时,那一声声有节奏的拍打海滩的声响,宛如慈母拍婴儿入睡发出的催眠曲。暗绿色的湖水,卷起城墙一样高的巨浪狂涌过来,那阵势真像千匹奔腾的战马向着敌人冲锋陷阵。这种气势,这种心情,这种魄力正是傲冲所具有的,他不在时那个懵懂的少年了,经历了家里巨大的变化后他也深知了一点,凡事皆靠自己,也唯有自己能够去完成,始终相信那句:事在人为。
这时候身后渐入一个熟悉的身影,正是唐玉儿,看到眼前的傲冲就让她想起了曾经的傲天,曾经那个不苟言笑,一副冷若冰霜的傲天,也让她开心的是自己会默默的陪着他经历了那么多的事情,从而改变了自己太过任性的倔强,想想这一切都恍如梦一般,远在天边,又时刻浮现在眼前,这种感觉是从来都没有过的,不知道心里惦记的那个人已经惦记上了另外的人,也许这就是宿命吧,注定不能一起,但也不必太过的执着。
傲冲握着手里的剑,跪在草地上望着天空说道:“我一定要手刃仇人,了我山庄之未报之仇。”
玉儿看的出来他们兄弟二人都肩负着使命,自己从心底里是想要呵护他们的,至少不是纯粹的安慰,便拍着傲冲的肩膀说道:“苏火烈在暗处,我们在明处,还是等着他自己来投吧,相信这一次的来也是有目的的,有些事情你越是抓的紧紧的,就越容易丢失,还不如等着仇人自己来投呢,你说?
傲冲回过头来看着玉儿说道:“我知道仇人就远在天边,近在眼前一样,终于可以了却了,这些年我苦练剑法为的就是这一天,只是来的太晚了。”
玉儿想起来当初和傲天说的那句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的话,如今匆匆几年已经过去,大家都更加理性的看待这件事情了,心里的仇恨已经没有当初那么浓了,不过对于仇人还是存在一种极度的仇视感的。
两个人坐下来望着眼前平静的湖水,不知道这巨大的波浪什么时候会卷起来,又是谁先卷起来的……
转眼三月有余,武林大会已经开始了,这一天人山人海,各个门派都心有成足的样子,看的出来为了盟主之位他们可真是付出了许多,只是在玉儿看来已经没有了往日的激奋了,因为缺少了曾经欢快,大家都抱着一个目的而来,势必会两败俱伤,这也许就是苏火烈的目的。
段飞鹰和孟天涯追查苏火烈几个月都没有一点线索,好在武林大会开始了,也许他就隐藏在其中,为了防止突发情况,孟天涯和傲冲隐藏在暗处为的就是阻止苏火烈的搅局,他们没有忘记青瑶的话。
大会正常的开始了,在旗鼓喧天的声声中拉开了序幕,只见少林方丈行知大师坐在上面示意开始,首先上场的是大同派创始人秦大同,前来领教的是海砂派的于问天,两个人都怒视着对方,恨不得一招打下台去,这一次不论字辈,凡事武林中人皆可参加,当然免不了一心想要当武林盟主的各门派掌门了,谁不想自己的门派凌驾江湖之上,备受尊重。
秦大同不使用任何武器,看着眼前于问天双臂之上缠绕的钢圈便淡淡的说道:“于掌门,在下领教了。”
“哼,接招吧,让你尝尝我的厉害。”说着两个人便打了上去,于问天的“虎口狂啸”声声震天,那秦大同也不敢示弱,使出自己独创的“大同折手”对抗,他们打得甚是激烈,谁也不相让,看来两个人真的想要至对方于死地,招招夺命,毫不留情,不过最后还是秦大同胜利了。
第一局的胜利当然是个开门红,秦大同也也不甘示弱,想着下面还有更强的高手等着呢,所以不敢掉以轻心,一定要谨慎面对,只见一少年走上来,这不就是当初和唐玉儿比试的楚千鹤吗,秦大同便笑着说道:“没想到是你啊,当年的事情我还记忆犹新呢。”
没有了往日的青涩,现在的楚千鹤已经很稳重了,拔出剑指着说道:“在下恒山掌门前来领教。”
“没想到你竟然当了掌门,真是客气可贺啊,不过今天我是不会手下留情的,吃我一招。”两个人交打起来。这时候来了一辆马车,走下来一个天命之年的长者,这不就是左穆公吗,旁边还要他的子女,当然是少不了左倾城了。唐玉儿不知道眼前这个美丽的女子是如此的楚楚动人,这浩大的比武之地,众人都纷纷回头看着,真是让倾城不好意思,赶紧低下头来。
不过这让段飞鹰确实意外,他可认得左倾城,只不过现在不是出来的时候,还是等着苏火烈来此,左穆公坐下来对左勇道:“今天真是热闹啊,想来我是志在必得啊,当初因为有事而错过了上一届武林盟主的争夺,现在为父要做那把交椅。”
“父亲这几年每天都勤加练习武功,想来一定会胜利的。”只是左倾城完全不理会这些,虽然家从上京搬到了江陵,不过她最在意的是傲天,因为这就是他的家乡,还想着等武林大会结束之后去傲剑山庄看看,想到这里心里就暖暖的。
台上还在激烈的比试着,这楚千鹤还真是厉害,竟然打败了秦大同,这不得不让人感到意外,连秦大同都不敢相信,淡淡的一句:“我真是小看你了,没想到几年不见你的剑法如此厉害,真是一代更比一代强啊。”
“前辈赞誉了,晚辈侥幸而已。”
后来武当,峨眉,崆峒,青城,都一一上台比试,到最后胜利的竟然是少林的无相,正当人们以为少林会成最后大赢家的时候,左穆公突然从空而起来到台上说道:“大师武功不凡,果然是天下武功出少林啊。”
无相看着眼前的男子,低下头说道:“阿弥陀佛,施主过奖了。”
“老朽不才,愿意与大师比试一番。”
无相依旧那句:“阿弥陀佛”
两个人施礼之后开始交打起来,这少林派的龙抓手还真是厉害。少林龙爪手是少林七十二绝技之一,为少林寺秘传指功真谛。古朴易学,进步神速,功效奇大,唯有苦练一定程度即可达到双臂二指禅靠墙倒立、铁指开砖碎瓦、捏碎酒杯、砖块、核桃、折断铜钱,击穿碗碟等奇效。功成后手指坚硬愈钢,铁指开砖如泥,手如钢爪般抓树撕皮,搓石成粉,并能演示一指禅倒立,一指钻砖、二指走路,剑指开顽石等铁指神功,随意挥手即可碎砖断石,瞬间致敌于伤残!
无相也是少林寺的前辈,武功自然不俗,这些年为了练习少林寺七十二绝技可真是花了好长的时间,为的就是在大会上与傲天一战,想着少林寺的易筋经他都学会了,心中自然不服气,谁知傲天没有出现,可真是让他大失所望,不过能遇见一个高超的敌手,心里还是很高兴的。
从丹田发,瞬间五指插。指皮退三层,有志事竟成。十指磨锋利,肉指变铁叉。无相双手如猛虎一般扑过来,真是十指犹如刚爪,达到抓树撕皮,抓人成洞的地步,这让左穆公不得不小心为妙。
无相步步紧逼不给发力的时机,左手伸出,右手接着出,真是双手虚探挟着一股劲,借力打力的奔向左穆公的左肩“缺盆|丨穴”,正是一招“拿云式”。也不知怎么地,这左穆公竟然看出了门路,也跟着学习龙爪手,两人所使的招式一模一样,竟无半点分别。
爪手有抢珠三式:“沛然有雨”,左肘撞敌人胸口,右掌要斩腰胁,左手便拿“气户|丨穴”。无相怒目着纵身而上,双手犹如狂风骤雨,“捕风式”、“捉影式”连环而至,指上打下攻其不备。左穆公神定气闲,依式而为,捕风捉影,抚琴鼓瑟,批亢捣虚,抱残守缺,接连八招,招招后发而先至。两个人打的真是激烈,而且速度是越来越快……无相连环龙爪手绵绵不绝,便如是一招中的八个变化一般,快捷无比,而左穆公也不甘示弱,速度也是快的让人分不清,每一招都是后发制人决胜意料之内。
经过激烈交锋,最后左穆公意外而胜,这让在场的江湖人不免唏嘘,本以为少林会赢得比赛,谁知被一个不相识之人而胜了,底下人议论纷纷都说少林丢尽了颜面,侧耳聆听的左穆公赶紧握拳道:“大师承让了,我使用的也是少林拳法,少林也算是赢了,不是他们说的丢尽颜面,这对于少林来说也是一种胜利。”
行知大师看左穆公不同一般便上前说道:‘施主竟然在短期之内学的龙爪手,看来内力不同一般,我少林虽败,但没有输。”
左穆公谦虚道:“不愧为少林大师,左谋承让了。”正当众人高兴之时突然被一团烟雾给迷倒了,段飞鹰一看,想着就是苏火烈,赶紧和孟天涯,海娇,玉儿和傲冲从背后袭击上去,一场大战在所难免。
这左穆公刚刚取得胜利,正是高兴之际,谁知不速之客使了个奸诈之计,不知道苏火烈的愿望能否得逞,天涯,飞鹰他们能否阻止得了呢?
傲视群雄篇 第一百九十一章 :怒剑嗜血
醉酒方知三千知情浓,快意潇洒拔剑了恩仇,怒血嗜吼笑破长空中,一入心骨怎能不消愁。
武林大会上左穆公一战扬名,谁知半道杀出个苏火烈利用烟雾之气把所有的江湖人士全都在一瞬间给转移走了,当段飞鹰冲过来的时候,朦胧中只看到好多人躺在地上不起,这时候才明显的感觉到头有点晕晕的感觉,不一会儿就倒下了,而在一旁的玉儿也觉得那里不舒服,在傲冲的提醒下才明白这是迷魂香的气,孟天涯和莫海娇赶紧捂住鼻子来到一个空气清新的地方,只是段飞鹰一下子也不见了踪影。傲冲在台下面的椅子旁边找到了左倾城,就顺便扛着回去傲剑山庄了。
苏火烈终于按照师傅剑魔萧重天所实施的计划顺利了把各大门派的掌门全都掳去了,这下各门派的武功心法便可以轻而易举的就得到了,至少苏火烈是这么想的,当然他也会猜到这些掌门至死都不会说的,不过这一点他倒是不担心,因为剑魔习练的蛊心咒可以让人生不如死,不怕这些正派的武林人士不就范。在剑魔三十六弟子的协助下这些掌门被安全的藏在了江陵城南侧的伏山之中,哪里地势险要,丛林茂密,虽是深秋季节可还是有密密麻麻的树干布置成的阵法,常人进去便会迷路,根本走不出去,现在苏火烈已经完全达成目标了,就等着二师兄木天风来与自己回合这样便可以完成师傅的嘱托了。
而回到山庄的傲冲匆忙命令家丁叫来郎中,给左倾城治疗,一方面先让玉儿呆在山庄里面守着,自己则和天涯和海娇一起去追寻苏火烈的下落,只是玉儿便不留下,非要跟着一起去,如今连段飞鹰也被捉去了,看来对方人数一定众多,要不然也不可能在一瞬间把眼前的武林人士给转移走,大家商量了一下决定一起去城外找去,首先肯定的便是伏山,因为那里曾经是傲天经常练习剑法的地方,这短暂的时间苏火烈不可能出城,一定还在城里,玉儿听傲冲这么一说便十分肯定的说道:“傲冲说的对,我们不能放过任何地方,这个苏火烈经常神出鬼没,行踪不定的,必须要小心应付。”
傲冲带领大家马不停蹄的朝后山走去,几个人心中充满了太多的不肯定,不知道眼前的敌手该如何应对,唯有拼死对抗到最后一刻了。
伏山四面环水,山上树木繁茂,翠竹成阴,山壁陡峭,江流澎湃。仰望天台,峰上云雾缭绕,山径蜿蜒曲折,像一条彩带从云间飘落下来,游人似一个个小白点,零零星星散布在彩带上,缓缓地向上移动着。真有: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的凄凉感觉。虽是深秋,即便草枯了变得是白,但山上多是常绿植物所以还是青的,水倒映着青山所以是绿的。
其气凛冽,砭人肌骨;其意萧条,山川寂寥,顾其为声也,凄凄切切,呼号奋发。听着秋声,看着叶子一片片落下,是一场场的别离,也是生命的枯竭与消逝。秋风秋雨愁煞人
雁过秋空夜正央
回塘风起是清狂
岁华如箭几
辣文h小说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辣文小说网www.lawen22.com)为综合型小说在线共享网站,全站所有小说均为书友分享,不需要注册就可以享受小说免费阅读和TXT电子书下载!
本小说网只收录TXT格式全本小说,以保证读者的阅读安全和阅读体验,100%无病毒书友们可以放心阅读或下载到手机,掌上电脑等移动设备上阅读。
本站抵制非法不良小说,请书友不要上传违规电子书,发现此类电子书将作删除处理,引发的后果由上传者承担。版权声明: 本小说所有小说均由书友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E-mail:admin@lawen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