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小说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傲心诀-第46部分

珊儿和傲天对着天空一直看着……也许是在祈祷吧。
屋内也安静的不少,大家都很累了,又折腾了一晚上,早就有些疲惫不堪了,而在一旁的孟天涯却没有睡意,他坐在房间里静静的发着呆,不知道想些什么。这时候海娇路过见没有关门就走进来,却看到天涯一个人在喝酒便上前坐下来,说道:“孟大哥,干嘛一个人喝酒啊不觉得无聊吗?
天涯刚反应过来,一看是海娇赶紧说道:“我刚才正在想一些事情,你怎么还不休息。”
海娇叹了口气说道:“哪里睡的早啊,我刚刚从笑颜的房间出来,她嘴里一直喊着冷前辈。”
“是啊,笑颜太苦了,小小年纪面就承受一切”
“冷前辈现在还是没有醒过来,那些止疼的药物已经差不多用完了,想着明天再去抓一些回来。”海娇按照郎中开得方子,每天用一些草药泡满整整一缸,现在的冷沐风全靠这些药物维持着,他被装在一个木缸里面,只有头可以露出来,下面的身子必须每天泡在药缸里,想想都觉得让人惆怅。
沐风多难心不安,笑颜不离守身边,纵观人生多磨难,心系芊芊一线牵,莫道伤心离别事,命悬一线望苍天
天涯和海娇两个人一起喝着酒直至天明…………
金国遗事篇 第一百六十九章 :兄弟同心
“窃贼,哪里走”峨眉派弟子涂雪忽然从凌空跳起剑指楚问天,她是那么的仇视和敌对,恨不得要扒了他的批,抽了他的筋一样,简直是厌恶之极,恼怒之极!!!想着他的手里还有峨眉派的无上剑谱,加上之前的百般**当然让涂雪恨之入骨了,不巧他正好路过江坊客栈外,抓了个现着。
楚问天一下子怔住了,看涂雪一副死不罢休的样子便镇定自若的说道:“你是不是想要夺回峨眉派剑谱啊,正好在我身上,今天来就是专门送来的。”看着楚问天如此的沉着,丝毫没有要动武的样子,更让人费解的是他竟然亲手送上峨眉派的剑谱精要,走之前还说了一句话道:“这算是报答你们的相助之情,况且剑谱本来就是夺于你手,算是物归原主了,以后咱们各不相欠了。”
看着楚问天远去的背影,涂雪有点傻眼了,事情变得捉摸不透了,还在想着他会有那么好心吗,还亲自送来,假如刚才自己不是跳出来拿剑逼着他,会不会像现在一样的爽快,双手奉上,还不多说一句话这就走了。赵皤刚从外面抓药回来,看到涂雪傻呆呆的站在客栈门外,眼睛一直望着前面,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赶紧伸出头出现在涂雪面前说道:“姑娘你这是怎么了,傻眼了?
“切”涂雪怒瞪着赵皤说道:“你才是个大傻冒呢,要你多管闲事。”
“我还淡操心了呢,谁和谁啊,哼!”赵皤扭头就进去客栈了,来到二楼的西房间里看到珊儿正在陪着笑颜坐在床边照顾冷沐风呢,她们两个一直守在这里,都大半天了,只是很难体会得到此刻的心情,看着还未苏醒的冷沐风,面容如此的憔悴,想着一个如此厉害的大侠就这样一直沉睡下去,赵皤就不住的摇头叹气。
珊儿回头一看是赵皤赶紧站起来接过手里的药去煎熬了,笑颜还是一动不动呆呆的坐在那里,这几天没有人能够劝得了她,不吃不喝的也不笑了,赵皤知道她还在为自己的爹爹担心,想着当初陪伴笑颜一起游玩的场景还历历在目,仿佛就在眼前,只是现在一切都变了,这突如其来的打击让人防不胜防,赵皤也想试着去安慰,但是现在这种情况……哎,叹了口气出去了。
来到楼下坐在椅子上,端起酒就要喝起来,在一旁的孟天涯看到他今天的神情如此的呆滞就问发生什么事情了,还能有什么事情呢,不高兴呗。天涯有点纳闷了,这好好的一个人怎么说变就变了,真是阴晴不定啊,赵皤才不管那么多呢,换成大碗一直喝下去,那个曾经不爱喝酒,甚至喝酒就难受的赵皤如今也变得海量了。
正巧傲天走了下来,看到天涯和赵皤再喝酒便上前说道:“三弟已经去了那么久了,为何还没有一点讯息啊,莫不是发生什么状况了。”
“大哥不必担心,当着遇着什么事情三弟也不会有事,难道你忘了他有一身绝世的轻功吗,打不过逃跑总可以的?”听天涯这么一说傲天就放心了,看着冷前辈还没有苏醒,不知道事情会变成什么样,只盼望这一切尽早过去,大灾大难之后应该不是这样的啊。
话说段飞鹰一人去取了黑药膏,匆匆十日已过,总算是回来了,此刻的他经快马加鞭行使在苍茫大道之上,这一路上来他骑马翻山越岭,再加上轻功,早已经有些疲惫了,不过总算幸运,顺利的拿到了药,这下可以直奔月灵城去见傲天和孟天涯了,想着他们见到药取回来一定会很高兴的,也希望此药能够真的起到作用。
前面是一座山,群峦起伏,绵延百里,段飞鹰驻马遥望,想着穿过这座山便很快就到目的地了,随即一声“驾”继续的快马加鞭而去,现在已经夕阳西下了,赶紧要找个客栈休息,不过这群山荒岭的哪里会有人家呢,正一筹莫展之时,来了一批人马,他们都按着刀跟在马车的后面,在仰头一看旗子上写着“虎威镖局”四个大字,原来途经此地的江湖人士,还以为是谁呢。段飞鹰赶紧上前走了过去,这时候从马车里面探出了一个人头,她头上扎着发髻,还有一个碧玉簪,两个大眼睛一直望着窗外,大声说了一句:“我们此去月灵城还有多少里路啊。”
“报告小姐,穿过这座山,再行走数十里就要到了”
也许女子还觉得远吧,把帘布一拉又安安稳稳的不说话了,既然是同道的,倒不如一起去,正好疏散寂寞,段飞鹰笑着走在前面招手拦住道:“在下段飞鹰,也是去月灵城的,不如一起如何啊。”
这时候一镖局属下赶紧拔出刀指着:“你是谁,竟敢拦住莫非是要打劫。”众人一听纷纷掏出刀来指着相对,段飞鹰一看这阵势赶紧下马走上前说道:“我想诸位一定是误会了,在下没有恶意,见这天色已晚,没有去处,碰巧遇到同路之人正好可以作伴。”
“谁给你作伴啊,从哪里来赶紧往哪里去,我们虎威镖局不是好惹的。”
段飞鹰看那人这么不识抬举,气的上马说了一句:“在下无恶意,你却出言相逼,是何道理,莫非你真当我是拦路的窃贼不成。”
“哼,谁管你呢,只要敢拦路,你就是窃贼。”为首的头儿盛气凌人,让段飞鹰实在看不下去了,掏出铁链子飞到那人面前缠住说道:‘在下本无意,是你太相逼了,休怪我不客气。”
“慢着”只听从马车内传来一女子声音,她缓缓的走下来,来到面前说道:“这位侠士不知道该如何称呼啊,我这下属有得罪的地方还请见谅。”
此女子看起来不过一十八岁,说起话来倒是老练的很,只见一身紫色衣服打扮,手腕上系着铃铛在风的吹拂下还“叮叮作响”真是悦耳聆听啊,那姑娘又说一句:公子想什么呢?
段飞鹰如梦初醒,放了那个人,对着女子说道:‘在下段飞鹰,正要去月灵城,敢问姑娘芳名,这要去哪里呢。”
“你叫我婷儿好了,我是去月灵城玩呢,本来呢姐姐不在家,而我又不想呆在家里便去游玩了。”
说的这么随意啊,段飞鹰看着眼前的这个小姑娘一脸天真,嘻嘻哈哈的,莫不是偷着跑出来的,反正也不想那么多了,就随着这镖局一起去了月灵城。
而恰巧这时候新月教总坛来了一位不速之客,他身穿一身白衣,拿着一把折扇,看上去倒是翩翩公子模样,此人两眉之间有一火云模样的图案,看上去如同火焰一般燃烧着,如今他站在高耸的石柱台上目视眼下的一切,心里不住的疑惑道“这里为何一片狼藉,想着当初来的时候好好的,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个人猛地一跳拿着扇子不停的在下面挥动着,周围的乱石都被打的飞起来,只听他口中说道:“楚问天你给我出来!!!”
这声音震耳欲馈,在密室之中陪伴夫人的楚问天一听,小声的对夫人说道:“你在这里好好照顾月儿,我去上面看看。”
楚问天走出密室,来到废墟边,却看到一个少年模样的人,从背后看上去是那么的似曾相识,便大声说道:“不知道阁下是谁,为何在这里如此大声喊叫。”
那人一回头,楚问天意识的往后退了几步,紧张的说道:“是你……你……如何找到这里来的。”
“哈哈,没想到吧,今天就是你的死期。”那白衣少年拿着一把扇子就打过来,其速度之快,根本不给人还手之力,楚问天不敢大意,一直跳着走,为的就是不让他知道自己的夫人也在此,想引开到一个宽敞之处。
他们在城中的屋顶上追逐着,那个白衣少年加快猛势一个跟头翻在前面指着说道:“你往哪里跑,难道是害怕了吗,早知道当初会有如此下场,你就不应该和你的兄弟楚云天在师祖面前数落我,害我被废去武功逐出师门,不过现在可好我已经拜了一个更加高深莫测的人为师父,今日回来便是报仇的,先拿你开刀。”
我楚问天行的端做得正,不怕你来找麻烦,十年前你的父亲也就是千面门的掌教张福海勾结西域火烈偷走火云掌法,到现在还苦苦未寻到,今天你想替你父亲报仇,恐怕没那么容易。
〃哈哈,今天就让你尝尝火云掌的厉害。”说着便一掌过去,手里顿时火焰四起,楚问天惊呆了,赶紧以“流云掌:对抗,两个人巨大的掌力震得瓦砾抖动起来,看来真的是要决一死战了。
“火云神掌〃张无风使出这一招便是要做一个最终的了却,当初父亲就是被楚云天用这一掌给击碎了胸膛,如今他也练成了,回来报仇了,楚问天本能的以”排山倒海”之势冲击过去,两个人打的如火如荼。
正好傲天来了,没想到上方有两个人在激烈的交战,看着其中一个人手里火焰四起,以为是火烈赶紧飞了上去,一掌“玄空拳”从背后侧击一下,打的无法分心的张无风吐血摔在屋顶之上,楚问天一看是傲天也是惊讶连连,不知道他为何出手相救自己。
张无风擦拭嘴角的血迹,恶狠狠的看着傲天说道:看来你们这是要两个一起上了,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傲天一看认错了人,正想要去道歉,谁知他遁入空中,使出一招:“火烈神掌”打来这嚣张的气焰瞬间变成一个火球状打在屋顶之上,傲天一看不好,赶紧飞起来,屋子瞬间倒塌。
楚问天歪倒在另一个屋顶之上,他拂去灰尘站起来使出“排山掌”打过去,谁知张无风的“吸魂大法”一出,瞬间狂风四起,把所有的东西给吸过去了,傲天一看惊讶的说道“此人到底是谁,为何会火烈的吸魂大法,莫非他们是一伙的。”
眼看就要撑不住了,傲天以内力立着,只是楚问天就没那么好受了,被张无风一掌打倒在地,瞬间不省人事了,这时候孟天涯一看大哥有难赶紧拔出刀在身后劈了过去,还不知敌后有人的张无法正洋洋得意的,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刀给划伤了胳膊。
惊魂未定的张无风瞬间握紧拳头,怒目朝天大喊一声,身上的衣服全被震得变成了碎片,他使出了自己的必杀技“望月朝天”但看这气势足以让人胆颤,傲天和孟天涯两个人惊恐的看着,不知道这个威力有多大,两个人做好了应付的准备。
张无风双手伏地,团团火焰缠绕全身,看来是要誓死一战了,两个人一跳冲了上去开始交打着,而且速度是越来越快,完全看不清谁和谁了。这招招如幻影让人捉摸不透,看来张无风果然不是吃素的,傲天的易筋经本身内力深厚,和他交打着至少还吃不了亏,不过孟天涯的刀被打掉下去了,正好段飞鹰飞着接住,一脚踢上去大喊一声“二哥接刀。”
天涯回头一个翻滚接住了刀,在屋顶上纵身一跳到空中继续的较大起来,看着大哥、二哥如此奋力的对抗,段飞鹰抽出金丝铁链飞着上去了,三兄弟力战一人,打的不可开交。
张无风眼看这两个就够难缠了,如今又杀出来一个,岂不是难上加难了,看来今天的计划要落空了,面对三人的咄咄逼人之势,张无风还是激烈的交战着,狂风四起,飞沙走砾,周围这肃杀的气息是那么的浓烈,伴随着几个人的交战,也变得更加让人窒息了。
张无风的“朝天望月”在使出来的一瞬间没有击败到对手,想要再次使用那是不可能了,现在他打的也有点精疲力竭了,自己一个人如何是这三个人的对手,很快的就开始被动的防御了。
三个人指上打下相互配合,让张无风根本无还手之力,加上段飞鹰轻功好总是用他那个铁链子从背后偷袭,傲天的掌力也是十足的深厚,再加上孟天涯凌厉变化的刀法……三个人一人一掌打在张无风的身上,也许是爆发了,身上最后一股真气的使出让张无风有了一个逃跑的机会。
三人还没有打够,却被这强大的气力给震开了,借助空中弥漫着的尘土让人看不清楚的时候,张无风瞅准时机逃跑了,不过他伤势很重,一时半会儿也不敢再来撒野了。
真是:兄弟同心共御敌,事君彼此英雄气。
看着伤痕累累的楚问天,被刚才的一掌打的真是不轻啊。
本着一颗侠义之心,傲天觉得不能坐视不管,想着当初跟火烈交战之时,他打开密室让“我们”逃过一劫,如今他有难岂有不帮之理,遂决定先扶他客栈养伤。
三个人相互看看,大笑着走回客栈去,皎洁的月光当头,照的他们影子拉的斜长……短短的一段路,浓浓的兄弟情。人行江湖,无兄弟之情,朋友之义,怎可闯荡?
金国遗事篇 第一百七十章 :铁血柔情
段飞鹰带回来的药膏已经全部的涂抹在冷沐风身上了,大家都怀着一颗激动又忐忑不安的心等待着,他们相信奇迹会到来。这些天大家都觉得都很累,看着身边那么多事情缠绕,想想都有一种压抑的感觉,谁知又来了一个受了伤的楚问天,不过他还好,只是内伤,休养一段时间就好了。
至于昨晚的打斗,傲天还是很费解,他想找楚问天问个清楚,谁知他回新月教去了,不过眼下最重要的还是看看这药膏的功效如何,能不能让冷沐风恢复到可以站起来。现在大家都觉得一身轻松了,阴霾的日子总算过去了,天涯和海娇两个人也不知道去哪里了,剩下傲天一个人呆在屋子里面。
此时的玉知音站在门口迟迟不进来,傲天正要出去却看到了她,不知道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啊,看她欲言又止的,便上前问道:〃玉姑娘,你这是怎么了,有什么话要说吗?
“傲大哥,我要告诉你一件事情,其实我骗了你?”玉知音话刚一说完就低下了头,傲天不知道她会有什么事情骗他,一时间也摸不着头脑了,也不知她为何这么说,想着这些日子以来的相处也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妥啊,便笑了说了句:“玉姑娘你能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啊。”
“其实楚问天是我的师叔”这话一出傲天顿时就愣住了,他万万没有想到楚问天和玉知音扯上关系,怪不得楚问天受伤的时候她如此的慌张,原来是师叔关系,不过就算他们之间有联系也不至于有什么不妥吧,当初就知道她是千面门的弟子,只是想不到的是会和楚问天扯上关系,照她这么一说,傲天还有一件事情不明白,楚云天也是千面门出来的,楚问天也是,他们之间莫非也有关系。
玉知音就前前后后把千面门四分五裂的原因讲了一遍,这让傲天才知道昨天的那个白衣少年原来就是千面门掌教张福海的儿子,他来此的目的很简单就是为父报仇,更让傲天不敢相信的是楚问天的大哥是楚云天,两人曾经交手过,不过可惜的是他死在了完颜无敌的手里。
玉知音说完感觉轻松了好多,仰起头看着傲天说了一句:“傲大哥,你不会怪我吧。”
“哪里,怎么会呢,我岂是哪种小气之人,你能给我说我已经很开心了,其实你大可不必说的”看傲天如此的敞怀,这让玉知音别提有多高兴了,经过这些日子的相处他知道傲大哥是一个重情重义之人,不仅冰释前嫌与师叔的误会,还教了自己排山掌的掌法,这种豁达,这种开明让玉知音都深深的记在心里。
两个人坐在楼下倾心的聊着,这时候门外走进来一个人,就是那个和段飞鹰相识在路上的小姑娘,看她轻盈的步伐,透着甜甜的微笑,摸着两边的小辫子走了进来,随口便大喊道:“小二把这里最好的酒,最好的菜统统给本姑娘上来,今日我要大吃一顿。”
玉知音回头一看是个小丫头片子,惊讶的说道:“你看身后的那个小姑娘,吃那么多,能吃的了吗?”
傲天回过头看了一下她的吃相,两手下去抓鸡腿,不停的往嘴里塞着东西,旁边还有一大坛酒,也不知道她那么的饿,那么的能吃,那么的能喝……回过头来淡淡一句:“这小姑娘一定是饿得发慌了。”傲天潜意识里一想再回头一看,眼前的小姑娘好生熟悉,好像在哪里见过一样,只是一时间想不起来了。
满满的一大桌子菜,还有一坛酒全都进了肚子里面,她仰着头舒缓了口气,放下一锭金子就出门而去,傲天想要弄清楚她是谁,就跟了上去,玉知音一时没有明白过来便喊道:“傲大哥,你去哪里啊。”
小姑娘吃饱喝足了,又蹦蹦跳跳的来到了旁边的刺绣店里面,看着玲琅满目的丝绸,还真是花了眼,却是不知道该买哪些了。傲天站在门旁边一直看着她的身影,只不过这熟悉的脸庞早已经记不清楚是谁了,看她那活泼可爱的样子,倒是和玉儿有几分相像。这时候小姑娘回头就要出去,却看到眼前的傲天了,她睁大眼睛跑了出来指着说道:‘你是傲大哥,你怎么在这里,好久没见了〃说着就抱上去,被这突如其来的一说傲天终于记起来了,这不是木婉婷吗,海棠的妹妹,不知道她怎么也来这里了。
两个人一见如故,话题不断,木婉婷跳着说道:“我姐姐去江陵找过你,只是你不在后来就回到家,现在身处木家堡呢。
“木家堡”傲天纳闷了,为什么自己家里不呆啊,莫非做了女寨主。傲天猜得一点都没错,自从临安一别之后,她回到了家中只是不适应了家的束缚,也许和傲天,婉儿出来流浪习惯了,到江陵寻傲天不得便去了木家堡找自己的二叔去了,后来干脆不走了,就当了一寨之主,至于木府嘛,全部交给了木婉婷的哥哥打理。
出乎傲天的意料,一切都在不停的变化之中,想着当初进木家的时候婉婷还是一个小小的姑娘呢,没想到三年已过竟然长得这么亭亭玉立了,难怪自己没有认出来。
木婉婷还是一副很天真的样子,和婉儿一样只知道玩耍,什么都不管不问的,不过她还真是厉害自己一个人跑出来,难道就不怕自己的家人担心吗?傲天上去便问道:“你来月灵城做什么。”
“玩啊”
“什么”傲天惊讶的说道:“你还当真跑出来玩的啊,你可真行啊,跑这么远地方来玩。”
“不是的啦,我和木家堡的人一起来的,正好有一批货需要虎威镖局运送,所以就偷偷跟着来了,我的父亲还不知道,现在他一定很着急了。
傲天看着她那古灵精怪的劲儿就像是当初遇到玉儿一样,那么的天真自然,无拘无束,什么都不想的,只是人容易变,一切都和原来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想要再回到从前谈何容易啊,便拉着婉婷一起回江坊客栈去了。
珊儿看到傲天拉住一个漂亮的女孩过来了,醋意大发啊,回头就走了,婉婷一看生气了就问道:“这个姐姐怎么走了,好像很不开心一样。”
傲天笑了笑道:“没什么,我们先进去吧。”
珊儿回到房间里,把们重重一甩,惊得婉儿心慌的说道:“珊儿你怎么了,干嘛那么用力,吓死我了。”
看着珊儿坐在床上,嘟着嘴不说话,婉儿一看就明白过来了,来到面前说道:“是不是和傲大哥生气了,看你脸色就知道了。”
珊儿气的拍打着床说道:“傲大哥又带回来一个人,是个漂亮的姑娘。”
竟然有这种事情,连婉儿都觉得诧异,他心中的傲大哥可不是这个样子啊,没想到临安一别之后发生了那么大的变化赶紧对珊儿说道:“我替你做主,倒要看看是谁这么厉害,你等着我啊。”说着便出门找傲天去去了。
婉儿怒气冲冲的推开门,真的看到傲天和一个漂亮小妹妹聊得欢心的,便大声的说道:“你们……你们……这么卿卿我我的干什么,还那么有说有笑的。”
傲天一听赶紧站起来,想必是婉儿误会了,并不是她想象中的那样,正要上去解上去说明一下,谁知婉儿不停又是一阵数落:“别忘了某人心中住着某人,某人的某人现在很伤心,不知道某人知道不知道,如果某人还有良心的话,就看看那个某人的某人。”
婉婷犯迷糊了,拐不了弯,不知道眼前的婉儿在寓指着什么便说道:“这位姐姐,你说话我怎么听不懂啊,什么某人的某人啊,听的我都累了,你这样说话不别扭啊。”
“呵呵,不知道你是装糊涂还是真糊涂啊。”婉儿瞪大了眼睛贴近在婉婷的面前轻轻的又说了一句:“你到底是谁啊。”
“别动”婉婷大声一句,用手摸着婉儿的耳朵的头发说道:“你这有一根白头发,我帮你弄掉。”
“啊”的一声疼的婉儿直叫,嘟着嘴说道:“你不会轻点啊,没想到我竟然有白头发,来,再帮我看看这边有没有。”
两个人很快的打在一起完全把傲天给丢在一边了,这时候珊儿走了过来看到婉儿正和婉婷互相帮忙弄着头发完全忘了刚才是帮珊儿的。
傲天一看走过去说道:“珊儿,这位就是我在临安相识的木海棠的妹妹木婉婷。”
“什么”婉儿大叫一声,吓得珊儿和傲天愣住了,都指着她批评,不要老那么一惊一乍的,这样太吓人了,不过婉婷站在那里完全不觉得什么还很好奇的问道:“刚才你别动就好了,我好不容易找到一根白头发,这下也……〃
〃没事,没事,你在帮我找,刚才听傲大哥说你叫婉婷,我的名字里面也有个“婉”字,看来我们真是有缘啊。〃
“真的啊,那我以后就叫你婉儿姐姐了”
好啊!好啊!
两个人你一答我一问的,好像相见恨晚啊,把傲天和珊儿完全视如空气一般,看来这婉儿喜怒不定,变化真大啊,才认识多久啊都学会攀亲带故了。
傲天笑了一下就带着珊儿出去了……
在城南西侧的柳林庭中,天涯和海娇两个人坐在那里欣赏这风景,这里有小桥,底下是淳淳清水,不时的还有几只鸭子戏水,看着这明媚的春光,大地万物一切都在复苏之中。
这是个安静之处,很适合两个人独处,海娇望着四周呆呆的坐在亭子里,任凭清风吹来,刮得她头发纷乱,享受的就是这种自然的清凉,孟天涯咳咳了一声说道:“海娇姑娘,这里的风景不错吧。”
海娇“嗯”了一下。
“你看这柳树枝的枝叶是如此的翠绿,看上去是如此的心旷神怡。”
“是的”海娇回应了一句。
天涯看她呆呆的望着前面,似乎很享受一般,是不是不愿意说话啊,难道自己话太多了。
这时候海娇猛地一说:“孟大哥,我听说新月教那边有一个大大的人工湖,上面还有亭子,不如我们划船泛舟如何啊。”
还真是被惊吓住了,孟天涯看她这么想去便一同去了,一路上海娇话题很多,跟刚才的反差很大,让天涯不得不感慨女人的善变,是忽如一闪,又忽如一去的,真是捉摸不定。
一路上他们有说有笑的,让海娇一直夸着孟天涯虽然一副铮铮铁骨的硬汉,没想到骨子里面是如此的柔情,还有傲天总是感觉一副冰冷的样子,其实内心是火热的,都是铁血柔情的英雄好汉。
诗曰:重情重义江湖汉
铁血柔情心思暖
儿女情长多少事
尽在细语缠绵间
倾心谈吐我心边
相知相守这份缘
金国遗事篇 第一百七十一章 :月菱嬗变
新月教总坛经过几次的磨难最终还是被夷为平地了,看着当初自己亲手建立起来的教坛如今也在顷刻间化为须有了,这让楚问天不得不深思一件事情,想着当初去千面门习练精要的武功为的就是能够在江湖上被人敬仰,虽然自己没有做过什么让武林人士值得称道的事情,但是总算创了一个教派,聚合之众,在江湖上也掀起过一场风雨,回想一下整整二十年了,现在他的壮志雄心也因为女儿的到来被消磨平了,他终于体会到当父亲的不简单,也能够明白张无风为父报仇的心情了。
如今他站在废墟边上的教台,望着四周看去,一切都烟消云散了,随即遣散教众自己一个人陪着夫人隐居嬗月山了。这些教众一下子适应不过来,想着当初跟着楚问天就是要干一件大事情的,谁知他现在放弃教主之位隐居了,这难免让一些人看在眼里,恨在心里,虽然嘴上不说,但脸上已经表现出来了。其中一个叫梁云平的人站出来大声的说道:“兄弟们,现在教主丢下我们不管了,自感已经无路可走了,不如坚持反抗到底,就让郑文龙大哥做我们的教主,你们说好不好。”
“好!好……〃底下的教众欢呼着,这个郑文龙之前总是在楚问天面前拍马屁,想要夺取龙威镖局的地盘,现在他的愿望就要实现了,因为教主之位终于落在他手了。这个人刚坐上第一把交椅随即命令教众把这里全都整理好,等着重整旗鼓一举歼灭所有藐视新月教的门派。
“教主,我觉得要更名了。”梁云天建议改成“天威教”意思是上天的威严不容侵犯。
郑文平一听大声的说道:“好,这个名字很霸气,就按大护法说的去办。”
梁氏兄弟相互看看露出一丝邪笑。
这边楚问天退去之后来到了嬗月山的榴莲亭与夫人韩月菱一起坐下来望着这绝美的山峦,感叹世间还有如此美好的绣景山川,曾经自己很少在乎身边的人,如今放下一身包袱正好可以畅游世间,快意潇洒了。
月菱看着襁褓中的女儿笑着说道:“希望我们的孩儿远离江湖的恩怨,避开一切打打杀杀,做一个快快乐乐的姑娘。”
“会的,夫人,从此以后我们再也不用管江湖之事了,一辈子不离不弃守在身边”楚问天搂着自己的妻儿看着远处那绝美的夕阳。
江坊客栈院内,傲天正在教珊儿练习剑术,想着这段日子已经荒废了好多,自己都不知道是个拿剑的人了,不过还好的是自己的任督二脉打通之后学习什么都很快,自己也悟出一点剑道的微妙之处,说着便要演示给珊儿和玉知音看。
这边孟天涯和海娇刚从外面回来,他们都游玩了一整天了,早已经累了,决定上楼去休息了,傲天一看赶紧叫住:“天涯,海娇,你们等一下。”
两个人倚在门边,一副懒散的样子,不知道傲天叫住他们干吗,天涯就问一句:“大哥,还有什么事情吗。”
傲天看着他们两个说道:“你们手里的鸳鸯双刀呢。”
海角指着屋里面,说的也是啊两个人一起出去又不是去打架根本用不着带武器,傲天就拉着他们两个进屋去说了。
海娇不明白了还不能当面说嘛,好奇的问道:“傲大哥,你是不是想说什么啊,就别卖关子了。”
傲天经过练剑,以及看画中的周天才明白过来鸳鸯双刀最厉害的精要就是最后一招:“双宿双飞”当初在楚家庄无意之中得到孔雀翎里面的刀法秘籍,加上在密室里发现的鸳鸯双刀都和画中的老者周天是分不开的,既然他是鸳鸯双刀的主人,那楚云天口中所说的周天秘密一定就是刀谱了。这就足以说明双刀配精要可以习练最高的境界,试想当初和孟天涯一起习练里面的招式,来个刀剑合璧威力已经很大了,只是这刀谱必须还是要用刀的,摊开看看里面的精要是如此的写到:“阴阳术中天,对立不对天,执心于一念,心心相连,无极太远双升练;四时递来卒岁兮,阴阳不可与俪偕,冥数当合者,须鸳鸯牒下乃成,阴阳徒自隔,聚散两难心,乘清气兮御……英雄无双风流婿,红颜为谁了花吹,孔雀开屏刀影幻……”
显然这路刀法就是一对恩爱的夫妻所创,看画中两人形影不离,心心相印,双刀施展也是相互汇拢,只是这刀法还有一个奇异之处就是“容伤不易害”看上去倒是觉得猜不透,不过威力之下还是可以显示其独领风骚的的绝妙。
“傲大哥,你的意思是我们两个……〃傲天笑了笑说道:“刀谱在你们手里,好好悟悟该怎么练习吧,我也想看看你们的成果。”说着就走了,孟天涯尴尬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一直摸着头,海娇也低下了头……傲天还不时的回头一看,两个人显得是那么的不自然,也就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了,下去找珊儿去了。
嬗月山山脚下的茅草屋
……………………
韩夫人月菱正与楚问天哄着自己的女儿休息,他们微笑着看着她慢慢入睡,谁知门前的风铃突然泠泠作响,按照这种频率的震动外面一定是有不速之客,楚问天赶紧来到门前透着双眼朝外面看去,只见半山腰处一群拿着弯刀的黑衣人正朝木屋走来,那在月光照耀下闪闪发光的刀是如此的刺眼,想着一定是有人来复仇的,赶紧回头对月菱说道:“夫人,你现在带着月儿赶紧离开这个地方,他们来势汹汹,我怕……〃
月菱捂住楚问天的嘴说道:“不……我哪里也不去,就要和你在一起。”
“夫人,快走就是,要不然就来不及了,你要为我们的孩儿多想一想,她这么小不能让她再失去母亲啊。”
月菱含着泪搂着女儿,还是没有打算要走的意思,楚问天赶紧破开窗户,把妻儿送出外面并叮嘱道一定要王深山里面去,如果能够躲过这一劫一定要去江坊客栈找一个叫傲天的人,当他看到这封信就完全明白一切了。
月菱看着手里的信笺,擦拭眼角的泪就往深山处走去,看着夫人已经渐渐远去,楚问天走了出来拿着一把刀,此时的黑衣人早已经排成一列,做出要攻击的架势,看着他们个个冷若冰霜的,就知道是死骑士。
只听领头的大声喝道:“楚问天,看你还往哪里跑,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恩恩怨怨总要了却,我楚问天今天就和你们来个彻底的了断”说完执着手里的刀以极快的脚步跑过去,双手一横刀来个朝天阙挡住了带头的无痕,旁边的死骑士拿着弯刀在链子的配合下开始一起攻过来,这些打不死的冷战士还真是铜墙铁壁,楚问天的刀打在他们的铁甲上没有一点反应,这让他大吃一惊,无形幻无影,双生合璧打的楚问天毫无还手之力
眼看就要招架不住了,瞬间使出一招“火云掌”打的无痕连连后退,众人都不敢轻举妄动,旁边的无影一掌过来打在楚问天的胸膛上说了句:“我可以变换,所以叫无影,你这招对我没有。”
楚问天受了一掌,口吐鲜血,没想到为了杀他拍了最厉害的七幻影过来,看来魔尊真的太看得起他了,无痕恶狠狠的说道:“当初你背叛魔尊自立新月教,如今就让你知道背叛的下场。”说着便一掌“摄心破”隔空打过来,重重击在楚问天身上,一声凄厉的惨叫响彻山间,还在拼命跑的月菱回头看着远处的木屋一时间泪湿面面,她不知道自己的夫君在忍受着怎样的剧痛,低头看着自己的孩子想也没多想的扭头就跑往树林深处去。
七个诡异的武士把楚问天给分尸了,带头的无痕使出火云掌打在木屋上,顿时火焰四起,照亮了一片天空,老三无影哈哈大笑道:“终于为本门又铲除一个败类了,下一个便是张无风和耿年厸。
无痕还不知道楚问天有一个刚出生的女儿,所以就没有搜查后山,而是直接走了,七个人瞬间消失在夜色之中。月菱看着一切都恢复平静了,赶紧来到已经化为灰烬的小木屋边跪在
辣文h小说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辣文小说网www.lawen22.com)为综合型小说在线共享网站,全站所有小说均为书友分享,不需要注册就可以享受小说免费阅读和TXT电子书下载!
本小说网只收录TXT格式全本小说,以保证读者的阅读安全和阅读体验,100%无病毒书友们可以放心阅读或下载到手机,掌上电脑等移动设备上阅读。
本站抵制非法不良小说,请书友不要上传违规电子书,发现此类电子书将作删除处理,引发的后果由上传者承担。版权声明: 本小说所有小说均由书友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E-mail:admin@lawen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