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小说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傲心诀-第44部分

弯抹角了。”
傲天就说这个令牌可以调动周边府衙的官差,再加上萧胜将军没有走,正好可以借此机会来端平天门山庄,加上杨德明和赵成很熟悉,想必对山庄也了如指掌,就给他个将功折罪的机会,可以利用一下。
”这个好,傲兄还是你想的周到,我觉得就应该这么办。”莫凌风那可是双手赞成,玉儿倒是不屑一顾,还有海娇觉得可以一试,这样就省好多事情了。
第二天一大早,傲天骑着马来到嘉州府衙大门前,下了马便要直奔进去,谁知竟然被衙役给拦住了,其中一个说道:“你是谁啊,赶紧离开这,官府重地,闲人不得靠近。”
还没等傲天亮出腰牌,吴捕头过来了,严厉呵斥了两个看门的守卫,对傲天笑眯眯的说道:“大侠里面请,我家老爷正好将军闲叙呢。”
屋内杨德明双手抱拳道:“将军能够光临我这寒舍,小可真是万分荣幸啊。”
“哎,哪里,严重了杨大人,大家都是一朝官员不必太客气,我只是个武将而已。”
老爷,傲大侠来了。
吴捕头这么一说,杨德明赶紧站起来迎接道:“傲少保来这里,下关有失远迎,恕罪恕罪啊。”傲天也想其他官员一样,故作姿态说道:“大人太客气了,今天来有事情相求啊。”
不敢,折煞下官了……
萧胜说道:“不知道傲状元有什么事情用的着在下的,定当赴犬马之劳。”
看大家都心悦诚服的,傲天也就不卖关子了,轻轻的对着他们说了……杨德明一听有点诧异,心里还有点慌,他在担心那个赵无亮会找他的麻烦,不过傲天的一席话彻底让他放心了,原来这次的行动就是要清除干净,傲天已经下定决心一定要铲平天门山庄,一定会亲手抓住赵无亮的。
说什么杨德明也不敢违抗命令,加上傲状元已经不把他贪污的事情禀告皇上,这也是作为交换,因此他下定决心率领州府衙门全部的官差听候傲天的命令,还有箫胜将军的百十号人马呢。
这样一来办起事情就好多了,傲天让萧胜统领所有的兵马和杨德明配合演一出好戏,如若有紧急情况一定会让潜伏在士兵中的莫凌风阻挡着,傲天会在隐蔽处仔细的观察着。
就这样一大对人马浩浩汤汤的直奔天门山庄,率先到达的杨德明和赵无亮仔细的商量了一番,说是皇帝的禁卫军要路过这里,在此休息一晚,正好向箫胜将军推荐了天门山庄,一时间山庄上上下下所有的人开始忙碌起来,他们打扫庭院,整理房间,一切旧貌换新貌,为的就是给箫胜留下一个好印象,能够让皇帝的禁卫军不住府衙住自己的山庄,那也算是沾了点皇家的气息。
山庄门外站满了家丁,他们整整齐齐的排成一列,只见敲锣声打鼓声传来,远远望去有一大推人马走过来,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群宫女装扮的人,他们手里惦着篮子,里面全是水果,后面都是拿着枪的士兵,穿着打扮就是不一样,坐在白马上的就是箫胜将军了,腰间陪着一把宝剑,银光闪闪的铠甲看上去多么的耀人眼球,真是威风八面啊。
赵成都看傻眼了,一直盯着宫女看,在他眼里还是第一次这么大规模的看到呢,杨德明赶紧躬身迎接道:“将军一路劳顿辛苦了,下官为你备了吃的喝的,希望将军喜欢。”
“想必你就是嘉州知府杨德明了,我本来是路过这里,本不想让人说闲话,不过你还真是有心啊,本将军在此谢过了。”
哪里哪里,将军能够来,就是下官之荣幸,然后又向箫胜介绍了山庄主人赵无亮等人。
箫胜下马拜谢了庄主后说道:“今天本将军甚为高兴,特地带来了上等好酒,就算是请你们喝酒了。”
赵成一听,恨不得马上就喝起来,也想尝尝这些大官喝的酒有多好,或许是宫廷御酒也说不准呢,在人群中的莫凌风一个小兵模样打扮,一直恶狠狠的看着赵无亮,咬牙切齿的是那么恨之入骨,正好赵无亮往人群中扫视了一下,看到了莫凌风,只觉得好像哪里见过,莫凌风赶紧底下了头。
大队人马都进去了,赵无亮还在想着之前看到的事情,觉得这里有什么不对,就是说不出来,这时候杨德明走了过来说道:“庄主你想什么呢,赶紧进去招呼去,这回我可是看在你的面子上啊,希望不要搞砸了。”
赵无亮看着笑眯眯的杨德明点了点头,一起走进去了。
傲天悄悄的来到一棵大树下盯着,趁着守卫不注意溜了进去,莫凌风在人群中一直扫视着周围,他对这个地方也不算很陌生了,想着当初被鞭打的情景,就银止不住内心的翻腾想要跳出来与赵无亮展开交战,但是还不能这么做,不能因为自己而把整个计划给破坏了。
走进大堂之内,箫胜看到这里大而宽敞,字画满天,珍贵的玉器摆在房子两边,不住的赞道:“没想到这天门山庄还真是大啊,果然气派,不一般,都赶上王府了。”
“将军赞美了,赵某只是一介武夫而已,跑了几趟镖手里有了多余的银子,才盖起了这么个山庄,哪里能跟王府比的了啊。”
杨德明让将军坐下吃菜喝酒,赵无亮让丫环倒酒,箫胜一句:“慢着,咱们可说好了,今天只喝我带来的酒。”
赵无亮这个人的疑心还是很重的,他总感觉哪里不对,可就是说不出来,赶紧笑着说道:“多谢将军了。”
几个人举起杯子便一饮而尽,杨德明直呼:“真是好酒啊,唯美醇香,与众不同。”
赵无亮看杨德明一连喝了几碗,没有什么事情,也就敞开心扉的喝起来,但愿自己多想了,一时间热闹的场景隐现,大家喝的真是尽兴,赵成这家伙一直喝酒壮着胆,希望和箫胜将军说一下能否留下一个宫女。
谁知箫胜很爽快的答应了,赵成醉醺醺的领着玉儿去了西房,赵无亮觉得眼前有些晃动,不住的说道:“这酒还真是烈性啊,没想到才喝一坛酒就可是晃动了,比起酒馆的不知强了多少倍。”
赵成领着玉儿进房间后笑眯眯的说道:“你就不要回宫里了,跟着本公子保你吃香的喝辣的。”
玉儿羞滴滴的说道:“奴婢只是个宫女,不敢高攀,少爷还是放了我吧。”
“放了你,那可不行,本公子喜欢你还来不及呢,又怎么会放你走呢”你就从了我吧,说着就扑上去,玉儿假装“啊”的惨叫,为的就是迷惑外面的守卫,以为他们少爷正寻花作乐呢。
玉儿一边大喊,一边和赵成做游戏,不是别的就是散着他的脸,然后用绳子绑住他,再来个布条封住嘴,这样完全动弹不得,还说不得了。
眼看已经摆平了赵成,下一个就是旁边的守卫了,这时门外传来了声音,只听到庄主,玉儿一听赶紧故作大喊道:“公子你不要这样,奴婢都听你的。”赵无亮本想敲门,想着还是算了,就要走,刚踏出步伐想了一下说道:“不对啊,为何没有听到成儿说话啊。”
一想不对,赶紧冲进去了,没想到眼前的一幕让他大惊失色,儿子竟然被绑起来了,玉儿聪明的把身上的衣服撕开装成被轻薄一样哭着说道:“他……他非礼我。”
赵无亮根本不相信赵成连一个女子都征服不了,带着怀疑问道:“你到底是谁,来我山庄做什么,有何目的。”
玉儿见演不下去了,正色道:“要你狗命。”说着拎着鞭子就打上去,这边大堂内,萧胜见庄主迟迟不回来,想着是不是被发现了,赶紧命令士兵们杀过来,顿时整个山庄沸腾了。
这突入起来的打击还真的是出其不意,由于家丁们都防不胜防的,全都被降服了,唯一剩下的就是赵无亮了,傲天看到屋内有打斗声,赶紧过去了,正看到玉儿激战呢,眼看就不行了使出一招“幻阴指”打在赵无亮的胳膊上,再来个撤退踢过去,赵无亮本能的躲了一下,就是胳膊受伤了,看着又进来两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当初被自己囚禁的莫凌风和莫海娇兄妹,心里却想着事情对自己不利,三十六计走为上计,猛地一跳到屋顶上,谁知早已经把整个屋子团团围住的禁卫军早已经布下了弓箭,只要他敢轻举妄动,便会被乱箭射死。
赵无亮看着杨德明大口说道:“原来你们是设计好的,我只是不明白你为何要这么做,难道我给你的银子还少吗。”
“哈哈”杨德明笑了两声说道:“今天就是你的死期,别那么多废话。”
别以为你们可以抓住我,没那么容易说着便飞走了,在箫胜将军的命令下万箭齐发,赵无亮惊恐的看着,不过还是被射中了胳膊,傲天御剑飞行,来个一剑穿心而死。
赵无亮看着身上的剑说了一句:“你……好厉……害……没想到却被自己信任的人使了暗计……”说完就从屋顶上滚落下来,两眼睁着望着天,看来是死不瞑目啊。
除了一害,海娇和莫凌风心里也算得到安慰了,山庄所有反抗的人全被押解回衙门了,这次多亏大家的配合才这么顺利的完成。
至此一切都圆满解决,箫胜将军耽误了不少行程,还等着回宫给皇上复命了,遂拜别傲天一路而去。
玉儿顿时轻松了,海娇也没什么可留恋的啦,两个人扯着手跑了,傲天赶紧说道:“你们去哪里啊。”
“月灵城”
傲天摇着头说道:“看他们高兴的样子,想必是急着见婉儿,我们也骑马追上她们。”
莫凌风点了点头,骑上一匹马和傲天一起追了上去……
金国遗事篇 第一百六十三章 :化险为夷
此去路途不平坦,事由苍天人在为,前路磨难登高远,一马平川使向前,寻仇未报心难安,试比天高征途战,江陵遗事多少年,是非曲直我心间,城然天明不可违,傲气袭来无人敌。
傲天一路和莫凌风等人把嘉州的事情处理好完毕之后,已经回去月灵城了,一路上海娇始终不明白一件事情,那就是皇帝的令牌为何还在傲大哥的身上,当初离开临安的时候不是已经交给诗笛先生了吗?为何还一直挂在身上,其实这个金牌是假的,傲天把它拿出来正好用在了这件棘手的事情上,如此说来倒是省了好多事情。
莫凌风笑着调侃道:“傲兄胆子真大啊,这弄个假的令牌糊弄了朝廷命官,看来皇帝大怒一定会捉拿你的,我们又要被追了,赶紧逃命吧。”
“哈哈,就是,傲大哥,我们先走一步了。”海娇和玉儿一起又加快了速度,傲天一个人慢悠悠的走在后面摇着头说:“哎,你们啊听我说明白啊,皇帝是不会怪罪我的,要是怪罪你们也跑步了,我像鬼一样缠着你们……‘说着便追了上去。
时间悄然短暂,匆匆一月过去了,天色也慢慢的变暖了,初春的姑娘步着轻盈的脚步不知不觉的已经在身边了,这蒙古草原的绿色又出现在人面前,珊儿这些日子以来每次都跟着阿巴学习射箭,学习骑马之术,因为他想去中原找傲天,尽管那次匆匆一别而不见,但是她的心里每天都在想着傲天,想着和他在一起的日子,感知没有他的存在身边一下子少了许多,空虚了许多,如今天色正好,可以动身去中原了。
珊儿来到大帐之内,看到父亲和哥哥正喝酒聊天呢,一个人站在外面久久不肯进去,不知道她是不是担心父亲不让她出去,这样一来的话就见不到傲天了,也许可以不辞而别,但仔细一想又不好,她不想家人为她提心吊胆的,所以深呼一口气扯开帘子进了去。
扎翰一看自己女儿进来了忙问道:”阿琪啊,你不是去外面学习涉猎了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如今春天来临了,我蒙古的战士们该出去远征草原了,父汗带你去看看,如何啊。“
”我……我。想,,,,,,我想去中原。“珊儿吞吞吐吐的说了这几个字,扎翰一听放下手中的碗说道:‘此去中原,路途遥远,况且人心险恶,我怎么放心的下让你去呢。”
“没事的,父汗,我跟阿巴学会了好多东西,身上带着剑就可以防身了,而且我跟傲天也学了些剑法呢。”
延必站起来笑着说道:“感情你这是放不下傲天啊,哥哥支持你。”
扎翰回头看看延必又对着珊儿说道:“不是为父不让你去,只是中原人太狡猾了,怕你吃亏啊。”
我才不怕呢,当初被完颜无敌抓去了也没有屈服过,一路上和傲大哥经历那么多了,真的没事,父汗求求你让我去吧,我保证把傲天带回来。“
看着珊儿如此的哀求,扎翰答应了,不过必须让阿巴等人护送到宋国边境区域,还叮嘱在外面一切要多加小心,千万不可轻信于人,还有多多用脑和眼睛去分辨善恶和一切不好的东西。
珊儿高兴的抱着扎翰不停的说道:”太好了,我一定记住父汗的话,你就放心吧,况且还有素女和赵皤和我一起呢。“
硕大的草原上几匹白色的马走着,仿佛与天行程鲜明的对比,青青草原,蓝蓝白云,白白的骏马……这一切是如此的多彩,赵皤一手拿着奶酒一手拿着羊腿,囫囵吞口的吃起来,看的珊儿乐呵呵的,说道:’赵大哥啊,你怎么这么饿啊,不是刚吃过吗。”
“嘿嘿,你还别说,自从住了这草原之后我发现自己融入其中了,喝着美美的奶酒,吃着香香的肉,多惬意啊!看赵皤吃的那么津津有味,素女瞪着说道:”就知道吃,吃个胖子才好呢,噎死你。“
”哎呀,姐姐,你怎么这么说弟弟呢,再说了我吃胖了,吃壮了可以保护你们啊。“
”就你啊,还保护我们呢,还是先管好自己吧,省的让我操心就行了,我就烧香拜佛了。“看着素女和赵皤斗嘴还真是有意思,在身后跟着的阿巴指着前面说道:”公主,前面就是金国的边境了,再穿越一下就到宋国了。“
此去的路途还那么遥远,况且还不知道傲天在哪里,真的是大海捞针一般啊,珊儿慢慢垂下头没了精神,素女忙安慰说道:”珊儿不用担心,我们一定要找到傲大哥的,可以去她的家乡江陵看看,说不定就回去了。“
珊儿不知道,不过眼下只有那样了,所以赶紧快马加鞭奔驰而去……
不知道行使了多久,他们早已经走在了大金国的领地上,每次越过一座城池他们都会去城外有湖泊的地方,因为说不定傲天就在那里,眼看天色就要黑了,他们行人来到了开封府,这里处处都有中原人的味道,虽然被金国给占领了,但是绝大多数还是中原人在这里,珊儿感觉亲切多了,眼看就要到达江陵城了,止不住内心的喜悦,赶紧下马走在热闹的大街上。
这一条御街大道人还真是多,周围的楼阁到处洋溢着热闹的场景,两边挂的都是大红灯笼,他们一直往前走,看着这些新奇的玩意就觉得特别,素女都有点眼花缭乱了,一直大喊着漂亮啊。
前面是表演杂耍的地方,围了好多的人,珊儿爱看热闹一个人挤过去了,素女还在街边的摊位上看着发簪之类的东西,唯有阿巴担心的跟着,但是一转眼的功夫就不见了,他很着急看到眼前这么多人如何去找啊,赶紧让手下在人群中观察着,而赵皤呢,买起一坛酒开始喝,什么事情都不管了。
这杂技耍的还真是好啊,看着他朝天喷火的样子脚下踩着大圈子,四平八稳的站在上面,珊儿一直大喊着”好“群众中都热烈的拍起手来,俗话说:不怕被贼偷,就怕被人惦。”这不一个面露消瘦的男子一直打量着珊儿看,他慢慢的一步一步接近过来。
人群中又欢呼了一下,那个贼人趁大家欣赏之计,一手拽掉了珊儿身上的玉佩,撒腿就跑。也许被感觉身上动了一下,当珊儿低下头看的时候,发现玉佩不见了,这可是傲大哥送给她的,不能丢,一个人来来回回的看着人群,简直乱糟糟的,好不容易挤了出来也不见了阿巴他们,这下该如何是好啊。
素女付了钱回头一看所有人都不见了,大喊着“珊儿,珊儿你在哪里啊!
珊儿听到了,摆着手回答:”素女姐姐,我在这儿呢。“
两个人面对面赶紧抱在一起,只听珊儿抽泣道:”我把傲大哥给我的玉佩弄丢了。“
”什么“素女惊讶的说道:”怎么会这样呢,是哪个人啊。“
珊儿摇了摇头。
两个人漫无目的的走着,突然一团火焰洒落下来,一个人在屋顶上被打下来了,在这情急之刻素女猛地一挡在珊儿前面,两个人闭着眼啊啊大叫着,谁知一男子抓住火圈说道:”两位姑娘,你们没事吧。“
素女缓缓的睁开眼睛看着,拍着胸膛说道:”太惊险了,还好没事,多谢这位公子了。“
”在下姜复。“看这人风度翩翩倒是英俊的很,此时被躺下的那个人站起来说道:”你是谁,我们无冤仇为何要针对与我。“
哼,窃鼠之辈,我已经看你多时了,为何偷东西啊!
珊儿一看不是那个人,就失望的说了句:‘我的东西刚刚也被偷了。”
姜复忙问道珊儿丢了什么,说不定可以找到呢。
“玉佩”
姜复一听就问那人道:“你是不是还有同伙啊,赶快说来,要不然休怪我不客气。”
那人连连点头,最后被姜复押着去了他们住的地方,果然玉佩在这里,珊儿一看高兴的说道:“就是这个,太好了终于找到了。”
姜复看珊儿这么高兴就问道:“失而复得,定然高兴,看得出来这玉不一般,是不是你的心上人送的。〃
珊儿点了点头
姜复笑了一下,还扬言要送她们走,找个住的地方,素女一看这人不错就跟了上去,谁知危险降临,后面的两个窃贼拎着棒子就要打过来,幸亏珊儿机灵看到了背影,忙得推开素女,自己庆幸也躲开了,指着后面人说道:”你们是谁,为何要暗算与我们。“这话刚一说完,素女就倒下了,珊儿回头一看姜复猥琐的笑着说道:”我已经盯上你多时了,我从没见过你那么漂亮的女子,看来不是中原人,不如回去给我当个小妾如何。“
”呸……你个色魔,没想到这么衣冠楚楚,看我怎么教训你。“说着就打起来,姜复抓住珊儿的胳膊说道:’这么厉害啊,可惜你力气太小了。”话一毕珊儿来个锁喉说道:“知道我的厉害了吧。”后面的两个人拿着棒子打上了,一下子晕天倒地的珊儿什么都不记得了。
姜复摸了摸脖子气的说道:”没想到你还有这一手,哼,看我回去怎么教训你,你们两个一个人拖着一个回府衙去。”
“是,公子”
阿巴见找不到,忽然听到一阵声音传来,赶紧跑去前面胡同去了,只见赵皤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一个刀挡在姜复前面说道:“快放了那两位姑娘,要不然我可不会对你客气的。”
“哼哼,有本事你就来阿,我就不相信你敢。”赵皤一听气坏了,想着当初还信誓旦旦的保护珊儿和姐姐呢,现在面临危难自己多多少少还有点胆怯的,但是自己也管不了那么多了,闭着眼拿着刀大喊着刺了上去,“砰”哎呦啊,我的头,竟然撞到墙上了。
姜复哈哈大笑道:‘救你这笨蛋还想当英雄救美呢,管好自己吧,傻蛋一个。“
”你说什么“赵皤回头过来怒着再次冲上去,却被姜复一脚踢在肚子上,疼的赵皤在地上翻滚着,姜复来到前面踢着说道:’看你以后还敢拦住大爷的道,今天算你走运,我还要等着和两位姑娘春宵一刻呢。”
“嗖~\‘一声传来,一箭射在姜复的胸膛上,后面的两个手下吓傻眼了,赶紧丢下珊儿和素女跑了,姜复看着眼前的阿巴说了一句话道:”外族番邦竟然如此大胆。“说完就倒下而亡了,阿巴赶紧让手下扶着赵皤起来,自己则是背起来珊儿向前走去,谁知后面传来叫喊声”站住,别跑。“
回头一看是官差,这下可坏了,阿巴赶紧让大家往城外跑去,这里由手下抵抗着……
终于来到了城外的小湖边,阿巴累得坐下来看着赵皤说道:”就怨你,以后看着点,别在误事了,要是真出事了你难逃其咎。“
赵皤疼的还在捂着肚子,他也没有说一句话,看着天上的月亮握紧拳头咬牙切齿的……
阿巴知道这不是赵皤的错,为的就是让他清醒留个神,看着晕倒的珊儿和素女心里念道:“总算逃过一劫,化险为夷了,希望一切永安……〃
话说这边傲天和冷沐风等人还在继续追查新月教的事情,此刻他们坐在教坛的石柱上望着月喝着酒,看着朗朗夜空……
突然黑影闪现,傲天猛地一回头看到确实楚问天站在下面怒目的说道:”你们毁了我的教坛,今天与你们势不两立。“
冷沐风跳下来拿着玉箫指着说道:”我不知道你为何会抓一些武林人士,不过你也有危险了,你身上有武当和峨眉的剑谱,这个正是苏火烈想要的。“
”什么苏火烈啊,我才不管,你们休想打剑谱的注意,我抓他们当然是为了各门各派的武功心法,到时候我就可以威震天下了,哈哈……〃话刚一说完,头顶上一团火焰出现,傲天一看大惊道:“是苏火烈。”
苏火烈面对三人大笑道:“把手里的剑谱交出来,让你们死的好看些。”
楚问天怒着说道:“口出狂言,打赢了再说。”
火烈怒了,瞬间团火四起,向三人袭来……
金国遗事篇 第一百六十四章 :凌霄决斗
火烈的突然造访让傲天有点惊又有点喜,埋在心中多时的怒气就要爆发了,正好他自个送上门来,省了不必要的麻烦去找了,如今面对此强敌仅仅依靠自己的力量是不行的,要合力围攻击打。眼看着现在的情况是和楚问天较上劲了,如果让火烈坐收渔翁之利那是万万不行的,要想个方法说服楚问天和自己一起力战苏火烈。
此时的冷沐风异常的冷静,他也知道苏火烈功夫诡异很不一般,如果贸然的与之对抗不仅沾不得一点上风,说不准还会被打成重伤,眼下的情况比较迫切,看着眼前的楚问天怒目的看着,也许他心里也是忐忑不安,不知道该朝那边了,如果是对付自己的那就更麻烦了,想来还是不要轻举妄动,就这样静静的把守着,看谁先说话。
也许楚问天的疑虑是对的,两边的人惹怒了哪一方都不会有好果子吃,赶紧说道:”喂,你们之间的恩怨与我无关,在下就不奉陪了,改日再来清算我们之间的帐。
谁知话一刚落,火烈哈哈大笑道:“今天诸位都在这,怎么都想着快走呢,不如好好聊聊。”
突然十二个幻影战士出现在夜空中,他们一身黑衣服装扮,蒙着头,看着都给人胆战心惊的感觉,这下又来了帮手,更不好对付了,冷沐风一看来到楚问天面前轻声道:“现在我们可是一条船上的人,必须要全力以赴,共同对抗强敌。”
“他们是找你们的,与我无关,再说了,我根本不认识他们。”楚问天这么一说看来是想逃避,不过冷沐风的一些话足以让他棒头一喝,这苏火烈本来就是寻找各门各派的精妙剑法的,楚问天身上的武当和峨眉剑法在武林中的位置也是响当当的,如此就在身上,正好省了时间去寻找,你说苏火烈会放过这个大好机会吗?
楚问天一想,说的也是,自己身上的剑谱那是武林人士都想得到的,现在半路杀出一个就是为了它而来,如果我不跟他们合作,这个苏火烈一定会纠缠不清的,醒来还是保住眼前再说,以后的事情以后在打理,当即说道“那我又怎么如此的轻信你们呢,谁知道你们是不是也在打剑谱的事情。”
“我冷沐风行的正做的端,不差你那剑谱,况且本人已经不需要剑道的练习了,而且我从不窃取他人之物。”
楚问天将信将疑,反而在头顶上的苏火烈自傲的说道:“你们商量好怎么对付我了吗?“
看他自信满满的样子,楚问天准备和傲天他们合作一番,暂时的解决到眼前的强敌再说,面对苏火烈道:”你给我听着,现在我们一起攻击你,如果害怕的话赶紧走还不迟,要不然定让你好看。“
”哈哈哈……尽管放马过来吧,我苏火烈到底看看你们有何通天的本事,让你们知道我的厉害。”说着“朝天掌:打过来,伴着熊熊火焰,其实倒是旺盛的很纳,傲天看罢,赶紧使出”排山掌“与之对抗,掌掌对立,震慑天地。这边的十二个幻影也不甘示弱,猛地下来把楚问天和冷沐风围住,看来是要群殴了,面对这些诡异的黑衣人,他们可是十足的小心了,稍有不慎就会打的魂不守舍的,要知道他们会幻影迷惑,这一点必须要克服。
傲天一招“天地独我”顿时狂风四起,犹如黑云压城给人一摄人心魄,看着如此翻江倒海版的气势袭来,火烈怒目而视,后退一步使出”朝天不灭“此招式也不可小觑,足可以翻云覆雨,遮往一切,两人看来都是使上看家本领了,这要是速战速决啊。
火烈的朝天火焰瞬间分裂出好多的圆火球,它们忽闪忽现的围住傲天,面对如此紧急情况,只有使出金刚罩护住身体了,谁知火烈又使出一招”火云鼎天“这强大的气焰顿时让人喘不过起来,面对火山般的烈势仅仅依靠金钟罩是支撑不了多长时间的,加上火烈不给反抗的机会,趁傲天集中精力之时,来了一招“摧心掌”重重一击打在傲天的背后,击破了他的护体金刚罩,掉落在圆台石柱之上。
正当火烈再次来打时,背后的链子缠绕住了他的胳膊,回头一看是段飞鹰,赶紧火焰四起抓住链子把段飞鹰甩到一边去,只是段飞鹰的轻功了得,来回的跟火烈周旋,就是为了拖延,好让傲天有休息的机会,这神速的轻功火烈自然不及,气不过的他利用分身术把段飞鹰死死的抓住大怒的说道:“让你知道烈火烧烤的滋味,受死吧。”顿时火焰缠身,把段飞鹰烧的凄惨的叫着,嘴里还不时的说道:“傲兄你快走啊。”
这时候孟天涯翻个跟头过来说道:“大哥,你怎么样。”
“我没事”快!我们帮助段兄去。
两人相互一看点了点头冲向苏火烈,执刀的孟天涯和拿剑的傲天他们两个来个刀剑合璧,这巨大的威力震的苏火烈赶紧松开了段飞鹰,被迫的迎战着。
剑无虚发,影幻千面,一刀在手,波澜四起,两人配合的是如此的天衣无缝打的苏火烈连连后退,眼看就撑不下去了,赶忙使出一招“万剑归一“这强大的剑气把傲天手里的剑,以及孟天涯的刀都给吸走了,没想到一切武器都已经不管用了,面对如此强大的剑气,傲天用幻阴指交战着,只是那孟天涯就没有那么幸运了,离开了刀,他就像失去了手一样,完全战力不足,被剑气刺伤倒了下去。
傲天大喊着”二弟“瞬间使出铁砂掌打了过去,谁知根本不是对手,被苏火烈死死的抓住,火焰又环绕起来,段飞鹰忍着伤痛,使劲力气飞起来抱住火烈说道:”傲兄快走,快走啊。“
看来火烈真是怒了,两眼发红,朝天大吼一声”火烈擎天“把段飞鹰给震到在地上,吐了一大口血,晕倒了……
傲天赶紧站起来,默念着什么突然幻化成剑刺上去,火烈不知道该如何阻挡了慌忙之中一掌过来,殊不知傲天的幻影一闪,剑现原形刺向火烈胸膛。
”啊“火烈怒吼一声,把傲天给震下去了,大声的说了句:“你竟然会人剑合一。”
恐怕连傲天都想不明白了,也许情急之下潜力激发使出了这招,真没想到火烈被一剑穿胸了……
这边的十二个幻影士和冷沐风激烈的交战着,楚问天的排山掌打来打去就是打不着,加上流云掌也是一样,这些幻影战士还真是不好对付,惊呆的一刻出现了,他们变换一体,威力真是不可匹敌,连冷沐风的断魂音都不关乎了,看来事情更加棘手了,不到二十回合被打下阵来。
楚问天有点撑不住了,赶紧大喊道:”快随我回密室。“
傲天赶紧拖着段飞鹰和孟天涯一起去了教坛的地下密室之中,火烈还在用自己的内里支撑着,一掌下去把这里给破坏殆尽,扬言道:”你们给我等着,我不会轻饶你们的。“
如今这里变得一塌糊涂了,火烈让十二幻影士带着自己先走,改日再来追寻,现在最重要的就是疗伤。
走在漆黑悠长的密道里面前,看不清前面的道路,楚问天点起墙壁上的火把,顿时照亮一片光明,他们迈着沉重的步伐,忍着伤痛艰难的走着。
终于来到一座石门前,楚问天是尽力气打开进去,这个地方苏火烈怎么都是找不到的,可以在这里好好的休养了,傲天把段飞鹰放下来,看着被烧伤的皮肤怒着说道:”我一定会找苏火烈报仇的。“
”大哥,现在疗伤要紧啊。“
傲天赶紧盘坐给段飞鹰运功疗伤,自己的内里刚才消耗了太多,有点支撑不了,这时孟天涯背后一掌过来运送真气,傲天只感觉到背面疼痛,一定是刚才苏火烈的那一掌太重了。
楚问天早已累得摊到在地,从怀里拿出剑谱说道:”还好,剑谱没有落在他们手里,这下可放心了。“冷沐风在一旁席地而坐运足内力开始疗伤,经过调息已经明显感觉好多了。
这边傲天轻轻的放下段飞鹰,叹着气说道:”都怪我,让段兄不惜舍命相救,这份情谊我又该如何报答。“
”大哥“孟天涯看着傲天只说了这么一句,也许在眼神中就可以知道他所表达的意思了,两个人同时看着段飞鹰望着头顶异口同声道:”我傲天,我孟天涯愿意与段飞鹰结为兄弟,不求同年生,但求同年死。“
两个人看着段飞鹰都说了句:三弟。
冷沐风睁开眼笑了笑,也许敬佩的就是这种江湖兄弟般的情谊……楚问天看了看说道:”你们都结义兄弟了,以后不会对付我吧,那样更不好惹了。“
傲天笑着看看楚问天。
密室上面来了一群人,原来是玉儿她们,当看到这里一片狼藉的时候都大喊着叫道:”傲大哥“
傲天好像听见了什么,赶忙说道:”上面有声音,难道是玉儿她们。“
静下来仔细再一听确实听到上面的喊叫声,原来她们都来了,孟天涯赶紧跑出去通告去了……
金国遗事篇 第一百六十五章 :陷入情困
经过与火烈的一战,可谓是两败俱伤啊,因为这段飞鹰休息了都有一段时间了还是没有醒过来,傲天便开始自责了,想着要不是因为他段飞鹰也不会变成这样,都怪自己学艺不精,真恨自己啊。
此刻的傲天握紧拳头,重重的打在门板上,在一旁的玉儿看着傲天如此的闹悔,便安慰道:”傲大哥,这不是你的错,是因为苏火烈太厉害了,我们要练好功夫去找他报仇,这才才对得起段大哥的。“
傲天转过身倚在门旁前看了看玉儿,久久不说一句话,一直望着天外看去……
自从开封府一路沿途之后,珊儿决定不去江陵城了,因为他听傲天说过在自己的事情没有完成之前是不会回家去的,眼下最主要的就是沿着南方一直走,希望能够遇上傲天。
几天来珊儿和素女一直走在羊肠古道上,她们尽情的享受风光,享受刺马奔腾,活的不知道有多潇洒多惬意,她们哪里知道傲天的苦楚啊。
经过唐州府,转站襄阳府,珊儿一行人来到了月灵城,他还不知道傲天在这里,只是有一种心有灵犀让她感觉到自己所要寻找的人就在这里,她们走进了城里,和原先一样先是找家客栈休息,当她们下马走进茶馆时,玉知音出来了,她拿着一张药方子王左边走去了,看来是给段飞鹰抓药去了,赵皤把马拴好走进去坐了下来,当即吆喝道:”小二好酒好菜尽管上来。‘
素女坐下来望着周围说道:“我们都去了那么多家客栈了,唯独这家不起眼,我们为何不找一个大的呢。”
“姑娘差矣”小二笑眯眯的过来说道:“别看我们店小,里面大着呢,你要是住房间就知道我的话真不真的。”
“真的假啊”素女有点不相信,莫不是为了赚钱才这么说的,赵皤才不管那么多的,依旧显示出他爱吃的本领,拎着鸡腿就啃起来,惹得素女道:“我赵家怎么会有你这个亲戚啊,真给我们每一个人不一样,你看你那样,是谁当初说要保护我们的,吃那么多也没用。”一把抓回来赵皤
辣文h小说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辣文小说网www.lawen22.com)为综合型小说在线共享网站,全站所有小说均为书友分享,不需要注册就可以享受小说免费阅读和TXT电子书下载!
本小说网只收录TXT格式全本小说,以保证读者的阅读安全和阅读体验,100%无病毒书友们可以放心阅读或下载到手机,掌上电脑等移动设备上阅读。
本站抵制非法不良小说,请书友不要上传违规电子书,发现此类电子书将作删除处理,引发的后果由上传者承担。版权声明: 本小说所有小说均由书友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E-mail:admin@lawen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