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小说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傲心诀-第21部分

可测。易筋功已竟,方可事于此。此名静夜钟,不碍人间事...... 万物非万物,与我同一体。幻出诸形相,辅助成生意。有人须有物,用作衣与食。药饵及器皿,缺一即不备。飞潜与动植,万类为人使。造化思何鸿,妄杀即暴戾。蜉蝣与蚊蝇,朝生暮死类。龟鹤糜与鹿,食少而服气,竟得多历年,人何不如物,只贪衣与食,忘却生与死。苟能绝嗜欲。物我皆一致。道天一口诉说之后皆为感叹,世间少有人能够把这门心法运用自如,感知自己也不能完全领会其意,就让傲天静养练气。
傲天一听练气,难道气也可以练吗?道天笑了一下,继续说道:气分阴阳二气,又分为五行气,加上静止不动的气合为六气。人心中有一股气,乃汇聚丹田,爆发后足可以令自己潜力骤集,犹恐七情伤,元神不自持,即便是金刚不坏,纵然一副血肉之躯。
傲天恍然大悟,明白其中之意,方知不可过于急需,要静安汇集,静若佛像,感知天地之间的灵气,领悟万千变化之招数,两人闲聊之后,看天色已晚,赶紧拜别而去。
左玄同走在寺院里,看着眼前的一切,那一座座殿宇、经堂、佛塔、僧舍,相映生辉,和谐完美。夕阳西下,残留的一袭光洒在这古刹之中,倒是多了一些神秘,漫步于寺庙之中,聆听深沉而悠远的钟声,感受山寺风景之美,别有一番韵味,真是上京城外禅云寺,夜半钟声月已现。
傲天看左玄同一个人望着远处不禁的感慨着就上前说道:‘前辈,为何如此伤感,有何事情涌上心头吗。只是触景生情,追忆前人而已,摆了说道:“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从古至今,变化更替,每每都会伤感如此啊。
古人的智慧自是不必说,向往哪种恬适安静的生活是多少古之圣贤向往之处啊,只是在这乱世之中还能够保留一份清静无为的心态,是多么崇高啊,别人也许看不懂,但心中自有数。
傲天不知该说什么, 有些事情只会触及自己的内心,一些莫名的伤感会涌上心头,难道人活着非要这么累吗。,想着自己还未完成的事情,不知道还要多久,只是时间是无限的,自己能否在有限的时间内完成呢。
两个人都在想着什么事情,完全忘乎所以,那左玄同开口道:”小兄弟,我们去后山小喝一杯如何,古人寄月思人,我们望月喝酒。傲天一听很是高兴,两个人情绪立马翻转,朝着一条崎岖蜿蜒的石板路去了山顶的天朗台。
金国遗事篇 第七十六章 :凤凰城搂
”清晨入古寺,初日照高林。 曲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 山光悦鸟性,潭影空人心。 万籁此都寂,但余钟磬音。“一大早拜别方丈之后,一行人继续的赶路,傲天此刻的心里还在想着阿琪格乐2,想着昨天真是过瘾,好久没有那么畅快的痛饮了。
完颜无敌带着阿琪格乐来到了上京城将军府内,这时候其子完颜闵见父亲带来这么一个漂亮的女子,心里不免有点蠢蠢欲动的感觉跑上来说道:“父亲回来了,这位姑娘是。”
完颜无敌没有说什么还让完颜闵不要过问那么多事情,就命令管家好好的照顾眼前的这个姑娘,不得有一点闪失,走之前还悄悄的对阿琪格乐说道:“在这将军府内,不要乱跑,好好地带着。”说完就让完颜闵进屋去商量事情,这些日子以来,宋军每每攻打汴京,金世宗眼看余党未尽只能一边反抗,完颜无敌本想着用乃蛮这只手除掉其他的部落,没想到计划也落空了,现在必须要想一个万全之策才对,这样既可以答道自己的目的,又能够震慑,还为皇帝解决后顾之忧。
完颜闵自阿琪格乐来之后,心里早就盘算好了,见自己父亲上朝时间,就一个人悄悄来到西厢房,小心翼翼的打开门,看见还没有苏醒的阿琪格乐,娇嫩的红唇,白皙的皮肤,是如此的让人蠢蠢欲动,心花怒放,完颜闵轻轻的拍着手,像一只饿狼一般,迫不及待的就要吃掉眼前的小样,猛的扑上去,压在阿琪格乐的身上,正在睡梦中的她猛然惊醒,大喊大叫着,完颜闵见事情已经败露,赶紧用手捂住阿琪格乐的嘴,不让她发出声音来,这到手的鸭子怎么能让她飞走,使劲的按着。正好路过的丫环好像听到有什么声音,一下子变的又没有了,就偷偷的看着,只见完颜闵露出一丝坏笑,正准备对那姑娘下手,恰巧而来的完颜赤术看到一个婢女在张望什么酒上前说道:“你干什么呢,不去做自己的事情。”
那小婢女一看是二当家的,赶紧走了,完颜赤术侧着门窗看了一下,见自己侄儿在轻薄一个女子,一脚跺开门大声道:“你干什么,竟然做出这种事情来,真是败坏门风之事。说着就拿起鞭子打过去,此时的完颜闵还没有动手,谁知被叔父发现,只好拿起衣服赶紧跑了,完颜赤术赶紧让婢女整理好阿琪格乐散乱的衣服,一个人气的破门而出。
夜幕降临,完颜无敌回来了,刚一下马就听见院子内凄惨生,走进去一看完颜闵被脱去外衣跪在院子里,完颜赤术不停的挥着鞭子打来打去的,见是父亲回来了就大声喊道”救命“一问才知,趁自己上朝之余竟然干出这等事情来,我完颜家子孙不会干出这等事情来,一气之下也不管了,任凭自己的哥哥打起来,跑到西厢房去了。
此时的阿琪格乐非常伤心,没想到完颜闵一表人才,竟然是如此小人,任凭侍女如何说就是哭个不停嘴里还说着傲天哥哥快来救我,这时候完颜无敌推开门示意丫环们退下,轻轻走到窗前说道:“事情我已经知道了,没想到自己子孙会做出这等事情来,幸好发现及时没有做出什么不好的事情来,还是不要哭了。
这话一出阿琪格乐更气了,要是被发现晚了,名节早就不保了, 只是可恨又可气,想着自己一定要好好的教训他,方解心头之恨。看着桌子上的饭菜还没有吃,完颜无敌端起来递到面前说道:“不吃饭你怎么跑啊,都一整天了,就算是救你的那个人来了,一看你饿死了,还这么难堪,他会多么伤心。”
没想到完颜无敌会说出这样的话,怎么会多了一些怜悯之心,阿琪格乐夺过来,就大口的吃,还说道:“傲天哥哥一定会打败你的,到时候打得你满地找牙。”
完颜无敌轻轻一笑,他等的就是傲天,当年在寒潭一战之后,害的自己重伤半月有余,一剑之仇,早晚要报,正好自己所练的冰火九重天可以发挥它的威力了,好久都没有打斗了,正好舒展筋骨,眼下为防止完颜闵再做出什么越位的事情来,就命令金吾卫轮番把守,任何人没有得到自己的准许都视为敌人,包括自己的儿子。这金吾卫只听完颜无敌一个人的话,被训练的是一等一的杀手。
傲天跟着左玄同来到了上京城北侧的一个府邸,真是气派,金色琉璃瓦,朱红色的大门,上面匾额处写着:左府“两个金灿灿的大字,旁边有两颗大树,听说是自己女儿小时候种的,后来竟然慢慢长大,早已变得高耸挺拔了。来到院子里,整整齐齐排列的花盆如一个个精美的图案,左玄同一猜就是自己小女儿弄的,什么都不做,就喜欢摆弄一些花夺什么的,这是内屋出来一个少年,大声道:父亲,你可回来了。”原来这人叫左勇,是左玄同唯一的儿子,还有一个女儿叫左倾城。
一番诉说之后,几个人坐在屋里开始吃饭,席间唯独不见其小女,原来又在后花园玩呢,真是一个疯丫头,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就让管家拿来几坛好酒,和傲天开怀畅饮。
夜晚已深,众人也都休息了,傲天睡不着就出来走走,谁知左勇悄悄的跟在后面,岂料被傲天发现了就问道:“这么晚了还不休息,跟着我干什么。”
左勇一件被发现了就老实相告:我要拜你教我剑法,不想学习什么功夫。傲天想起来了自己的三伯,两人正好相反,左勇眼睛里充满了渴望,傲天没有拒绝,就随便的耍了几下,拿着一把木剑让左勇联系起来,要他掌握一些方法,拿剑的力度,以及如何运用自如。
看着认真练习的左勇,打的还真是有模有样,只是会心的一笑,忽听到一曲琴声,就随着走过来,来到后院,一个硕大的城楼映入眼前,真是不敢相信啊,这左府之内还真别有洞天,这里亭台楼阁纵横交错,巨大的一个阁楼立在水的中央,这是人工打造的一个湖水,上面荷叶青青,不时的还听到几声蛙叫,只见一个女子安静的坐在那里,两手抚着琴,轻轻的弹奏起来,是如此的悦耳动听,真是美妙啊,一曲琴声袭来,时而欢快,时而清脆动听,女子一身白衣轻轻的挑起舞来,真是一幅绝美的画,在月光的照耀下,真的宛如一个美丽的仙子....看的傲天渐入仙境,左勇一声:是妹妹又在弹琴了。”回头一看两眼笑眯眯的左勇看着,原来中间的那个楼阁叫凤凰亭,是其父左玄同为自己的女儿精心打造的,每年的春秋两季节,左倾城都会在此欣赏月光,弹奏琴声,跳动舞姿.....
傲天扭转回身,不知哪里来的兴致,拿着一把剑开始练习起来,这速度是如此的快,一招飞天来个“飞流直下”看的左勇那真是目瞪口呆,赶忙跑过去请教,说什么也要学会这招,真的是太厉害了。傲天让左勇学着自己做,手把手的教起来,在月光下的照耀下,剑随人的影子连成了一道线,,,,,
这是一个月牙亭子,
金国遗事篇 第七十七章 :倾国倾城
“歌台暖响,春光融融;舞殿冷袖,看翩翩起舞,风华绝代,忽不惊叹其芙蓉色广袖宽身上衣绣五彩花纹,纱衣上面的花纹乃是鎏金丝线织就,下罩翠绿烟纱花裙,鬓发低垂斜插碧玉瓒,体态修长娇艳动人,肤如凝脂,吹弹可破,如丝绸之光滑,芦苇之柔韧!身子轻轻转动长裙散开,举手投足如风拂扬柳般婀娜多姿,在百花之中显得面若相映红,她就是左倾城,上京城第一美人,左穆公之女,真如诗中所写:“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笑倾人城,再笑倾人国,。”
这一大早的,院子内就一个美女飘飘而来,举止神态之间是那么的与众不同,左勇上前一句:妹妹,父亲去哪儿啦。”左倾城转身回头,明眸皓齿,微微一笑是那么的甜蜜。傲天怔住了,目不转睛的看着就好像第一次遇见阿琪格乐一样,笑容是多么的甜美,多么的灿烂,左倾城娓娓道来,说是她父亲去了翠缕山庄和一群江湖朋友在一起,好像在商量着什么武林大会,傲天还在傻傻的看着,左倾城歪了一下头看着后面还有一个人,呆呆的就问道:“这位公子是谁。”左勇笑着介绍了傲天,一问才知原来是父亲中途回家的时候所交的一个朋友,赶紧上前施礼问好,傲天也微笑相迎,之后左倾城就和婢女们一起去了后园,傲天看着对左勇说道:“果真是一个美人啊。”
将军府外,一大堆人马。不知道要干什么。只见完颜赤术上了一匹马就朝西城方向走去,后面拿着刀的侍卫紧紧的跟随着,刚走没多久那完颜闵就出来了,手拿一把扇子,背着一个手摇摇晃晃的走来,嘴里还不时的哼着小曲,这边傲天和左勇一起坐在一个酒馆吃东西,旁边不知道怎么了,一个老汉倒在地下了,而完颜闵用脚踢着他说道:“喂,你这老头,想讹人是不,赶快起来,要不休怪本大牙对你不客气。”
旁边的人议论纷纷,都不敢说些什么,在酒馆里的傲天看到外面乱哄哄的就走出去,见一个富家公子模样的正在踢打着一个老者,正想要上去被左勇拦下了说道:“这是大将军完颜无敌的公子,势力大着呢,还是不要惹为好。”
“完颜无敌”傲天一听方才明白,不就是那次交手的那人吗,没想到他的儿子也是仗势欺人,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就要上前教训一下,这时候来了一个人说道:“住手,没看到老人手无缚鸡之力吗,堂堂一个壮男,怎么以强欺弱。”
完颜闵回头一看笑呵呵的说道:“你谁呀,管的着吗,识相点赶紧走开,要不休怪本公子对你不客气。”那人笑着捋着胡须哈哈两声大笑着指着完颜闵说道:“仗势欺人之辈,该打,休要口出狂言。”这一下可真是惹恼完颜闵了,正要上手去打,身后一个官差模样的人拦住扒开刀指着说道:“再敢动,要了你的命。”这一下,弄的完颜闵不敢嚣张了说道:“知道我父亲是谁吗,要是敢动本公子一根毫毛,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在下纥石烈志宁,不知道完颜将军知道后是不是还要给我几分薄面,那人一出,完颜闵惊颤了一下,原来这就是金国的大将军,跟宋人交战的就是他,深的世宗皇帝的厚爱,也是个惹不起的主儿。傲天不认识他,倒是在临安的时候听陆游说过此人,张浚北伐前率领的精兵与此人交战过,也是一个非常厉害的人物。左勇晃着傲天的手,两个人从人群中挤出来边走便说,后面不时的发出热烈的掌声,那完颜闵只好灰溜溜的走了,一路上傲天在想着阿琪格乐会不会被完颜无敌给抓走了,想着在蒙古的时候听穆玛的描述说的就是他,只是没有抓到段飞鹰让他跑了。左勇忙指着说你看,那个人是谁。傲天一把就认出来了,那不是巴图干吗,他怎么会来这里,只见几个人穿着怪异,行动诡异,不停的往四周看,莫非有什么隐情,傲天径直跟了上去,只见他们来到一个山庄,上写:楚家庄。悄悄的隐藏在树后一直观察着,一个四十多的中年男子笑着相迎,左勇就问他们是谁,看上去不像是中原人,也不是金国人,不知道干什么的。傲天就讲了他们是蒙古人,之前交过手,没曾想到竟然会来到金国,一定有事情,为今之计就是等着晚上好好的再来打探一番,说着两个人先撤了。
受气的完颜闵回到将军府中,气的直甩茶杯,这声音是如此的响亮,在院子里有人陪着的阿琪格乐开心的玩着,听到大堂内有声音就走过去,一个家奴正安慰着,那完颜闵口中说道:“神气什么啊,不就是一个将军吗,有什么了不起,我还是将军儿子呢,敢得罪我,咱们走着瞧。家奴也恭迎说着:”竟然敢得罪少爷,真是不想活了,回头告诉将军,让他吃不了兜着走。在门窗户外的阿琪格乐听到后笑了一下心里念道:“真是活该,谁让你欺负我了,幸好有人替我出气,要不是寄人篱下,早晚要痛打你一顿,本姑娘先记着这笔账,到时候再报仇也不迟。
谁,家奴一声道。
被发现了,阿琪格乐只好走出来笑着说道:”是我,听说少爷回来了,被人欺负不知可由其实。“完颜闵顿时气就笑了,猥琐的笑着说道:”姑娘还会关心我,本少爷真是幸福啊,还会被人惦记。“
”真是一幅臭嘴脸,阿琪格乐心里念着,恨不得千刀万剐你,赶忙又笑着说道:“公子没受伤吧,我房里还有一些药,如果需要的话,晚上到我房间里拿。”这一下听的完颜闵真是春心荡漾,笑眯眯的连连答应,还说晚上一定回去找的。
夜幕也逐渐将领了,傲天一个人悄悄的来到楚家庄,来到一个大树下,纵身一跳,翻到墙内走到一个小湖边听到有声音,两个人不知道在说些什么,近一看是两个蒙古人,说着自己听不懂的话,神情倒是激奋,手里拿着奶酒不时的往嘴里灌着,傲天一看想必那巴图干还没有走,一定还在里面,就飞到屋顶上悄悄的听着,内堂内一行人坐下来有吃有喝着,期间那个中年男子说道:“我楚谋不才,愿意为乌苏可汗效力,到时候别忘了我们之间....两个人对视着笑了笑,巴图干站起来举起手中的杯子说道:”楚庄主太客气了,你的那些武器确实厉害,我听说宋人正在攻打金国,已经屯兵北上了,你们的皇帝也摔大军前去了,此时正是好机会啊。“
楚庄主也笑着说道:”不错,金国的大军已经南下了,在纥石烈志宁率领下,和宋军的张俊已经展开交战,双方僵持不下,眼下那些辽国宗室后裔不断的起来反抗已经让金世宗弄的焦头烂耳,乌苏可汗需要的东西我随时就可以运回草原,到时候攻打那些部落,自然不在话下。“
傲天一听不知道宋人和金人已经开战了,上次打的金人连连后退,这次也祈祷着张浚能够大胜仗,没想到巴图干竟然勾结他人,攻击整个蒙古草原,这个阴谋一定不能让他们得逞,为今之计还是要通知王汗才是。”这时候屋顶的另一边有一个黑衣人,那不就是段飞鹰吗,他怎么会来这里,看到傲天惊讶的表情,一个轻功飞来,看上去要交手,傲天拔出剑来,岂料段飞鹰赶忙嘘了一下轻轻说道:“喂,别打,我可不想跟你交手,今天来没别的意思,希望我们两个可以合作一下。
合作,傲天又纳闷了,不知道段飞鹰打的是什么主意,就问道:”你我非友,没有什么事情可以商量着的。“
段飞鹰不慌不忙的说道:‘你想知道那姑娘的下落吗,我知道她身在何处,不过你要答应我一件事情,算是我们之间的交易,不知道意下如何。”
傲天一听阿琪格乐,顿时起劲了,赶快问道:’什么交易。
段飞鹰想让傲天帮他去皇宫盗窃一样东西,不是什么贵重的,但对自己来说很重要,就是完颜赤术当年从自己手里夺走的辽国皇帝亲自打造的金丝铁链。
”金丝铁链“傲天一听也很纳闷,他段飞鹰轻功那么好,为何自己不去偷,其实他不是没有去,只是好几次都被打得重伤,那完颜赤术有一个非常厉害的天网,就是专门对付自己的,想着当初段飞鹰经常到皇宫偷东西,皇帝也无奈,就命令完颜赤术打造一个青丝网,非常的柔软是来自西域的金蚕丝,再加上身边还有一帮遁天卫士,也是非常难缠,只有轻功也不行,还要有非常厉害的武功,两者兼得才能够自如的来去。”
傲天一听原来是这样,眼看着巴图干就要实行什么阴谋就告诉段飞鹰让他明天去蒙古告知王汗,自己会帮助他找到那把金丝铁链的,两个人很快就打成了交易,这下傲天一颗悬着的心也就放下了,知道暂时阿琪格乐没有危险,也可以安心的做事情了,段飞鹰嗖的一下飞走了,他知道乌苏那个人出尔反尔,一定不会放过他,还有完颜无敌,两个人之间也有间隙,虽然不是对手,却找到了一个可以与之抗衡的人,这下倒少了好多的麻烦事。
那完颜闵悄悄的来到阿琪格乐的房间,轻轻推开门见屋内一片漆黑就说道:“你在哪里,为何不点顶,难道要和本公子找迷藏,哈哈,那好,我可要来吃你了。
咣当一声,一头倒在了一个木桶里,里面还有好多水,淡淡清香的玫瑰扑鼻而来,想着莫非已经洗完澡在床上更衣,赶紧扑上去,一个空就是没见人,又说道:”你在哪里,不要躲了,本公子还等着你帮我擦拭身上的伤口呢。
黑漆漆的屋子就是没有人影,完颜闵也纳闷了,殊不知阿琪格乐早就等候多时的,为的就是来个关门打狗,突然从背后出来一个披头散发,一身白衣的女子,嘴角还有血迹,脸色苍白,眼神也是大大的,莫非是见到鬼了,完颜闵一看大喊着有鬼,救命,但是没人来,阿琪格乐张开嘴大声说道:“你做尽坏事,奉阎王之命,来索命来了,还不快快随我去阴间走一遭。”这还了得,那完颜闵吓得坐在地上,地下都湿了,连连磕头求饶,这吓人的气势和冰冷的房间着实让人遐想连篇,一鞭子下去,打的那完颜闵疼的嗷嗷叫,这下算是报仇了,阿琪格乐打的他趴着跑出门外,像老鼠一样找地方躲起来,卸下自己的行头,嘻嘻笑着的阿琪格乐跳着说道:“还让你欺负本姑娘,这下知道我的厉害了吧。”说着就回屋了,傲天回到了左府,一直想着阿琪的事情,这时候左倾城问道:“公子怎么这么晚回来,莫非有什么事情吗?
傲天一看是左倾城就说道:‘为何姑娘还没有休息,我对这里还不是很熟悉所以就出去转转。”
原来是这样啊,左倾城又说着如果想去什么地方游玩自己到可以帮得上忙,因为她也喜欢玩,每天都是呆在这院子里,父亲也不让她出去,真是憋坏了,所以难得有机会,就和傲天诉说了。
也许是长得太漂亮了,怕被坏人叮嘱,或者有人打她主意,谁不想保护这么一个貌似天仙的女子呢,傲天一直看着左倾城心里念道。
左倾城突然开口说道:“公子没事要不去后园吧,我可以弹奏一曲,还从没弹给别人听过,这是第一次,想着有一个人能够安安静静听着自己也是幸福的事情,拉着傲天就走了。
真是来得不可思议,傲天有点动心,就去了后院,自己舞着剑,后来想到了那次在小屋中看到的画,还有一些诗句,知道左倾城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也许可以解开自己心中之结就坦诚相告。,两个人在月色下聊起来.....
金国遗事篇 第七十八章 :蒙古大会
“鹰飞戾天”,划过一片蔚蓝色的长空,浩瀚天空包容了它的不羁,承载了它的稳重,为此蓝天之下多了一份久违的神秘,因为鹰争抢好胜,可以勇猛的搏击,总是给予每一个蒙古勇士强烈的震撼力,个个希望如雄鹰一般,展翅高飞,去征服整个蓝天,人们只是仰视,谁不想俯视一切,把大地踩在脚下,偌大的草原上空,不时的有几只鹰飞过,其声震天,夺人心魄,扎翰站在高台之上指着上面,大声的喊道:”我们要像鹰一样,要有敏锐的目光,果断的出击,给敌人来个出气不易,一招制敌,我们蒙古男儿没有懦弱、没有屈服、没有胆怯,没有放弃;要做的就是傲视群雄,成为霸者。“
底下的人欢呼雀跃着,此言一出真是激奋人心啊,当即扎翰做出一个弯弓射鹰的姿势,离玄的箭飞出去,果不其然其中的一直鹰当成猎物被射下来,顿时一片安静,在想着不是要成为鹰吗,为何要射下来,扎翰继续说道:””乃蛮这只老老鹰欺我太甚,今天我召集大家来就是要报仇,我乞颜的勇士们你们看看,我虽然射下了这只鹰,表示乃蛮部落的下场就如这只鹰一样,已经不行了;也寓意着那乌苏太过安逸,没有大志,像鸭子一样终将碌碌无为,要把欺负我们的敌人统统消灭掉,扬我乞颜!
底下又是一阵激烈的喊叫声,顷刻间斗志已经被点燃,个个都幻想着迫不及待的奋力杀敌,轧木合上前说道:“大汗,此刻我将士士气高,现在出发,给乌苏一个出其不意。”扎翰也是这么想的,当即命令大家整装好,等着讨伐乃蛮部落,一雪前耻。
真是如诗句中那样写到:天边心胆架头身,欲拟飞腾未有因。万里碧霄终一去,不知谁是解绦人。
看着斗志正高的将士们,阿巴也是激奋起来,想着自己终于可以战场杀敌了,这种心情真是不可言语,在一旁的延必抱着阿琪格乐养着的那只白色雕儿,顺手一扬放走了它,给它一片自由的天空,继续的翱翔在蓝天白云中,只是那只白色的雕儿并没有走,而是飞的很低,一直在半空盘旋着,还不时的叫着,好像在加油打气一般。扎翰一看是一只白色的雕儿,想着当初年轻时候,曾一箭双雕,现在也不会输,顺势一个姿势下去就要射,延必大喊着,跑到台上说道:“父汗,千万不能射,这是妹妹养下的雕儿,要是知道被射死了不知道会有多伤心啊!
不提还真不知道,自己的女儿已经失踪一段日子了,不知道是不是乃蛮部落的人给抓走了,反正今天必要有一战,所以就让大家转备好,即刻出发,一大群人马排列成阵势,在大汗的命令下快速的前进,这时候天空有一个人,见他两手叉腰悬在半空,延必一看就是那天放火烧高台的人,扎翰命令弓箭手准备好,段飞鹰一看不好,自己被万箭射来,赶紧飞下去来到面前说道:”大汗不要误会,我不是敌人派来的,我想说的是你女儿现在正在金国大将军完颜无敌手里,儿乃蛮部落的乌苏和他们串通一气为的就是消灭你们。“
扎翰将信将疑的看着,难道他会这么好心来帮助自己还是调虎离山计,在一旁的轧木合怎么都不相信他会这么做就告知扎翰小心此人,谨防有诈。延必也说这人与我们素未平生,还烧我高台,今天不能放他走,一定要抓住他。“
扎翰让手下人做好攻击的准备,段飞鹰一看不好,是如此的不信任他就笑着说道:”不管大汗信与不信,反正我话是带到了,要不是有求于傲天我才不会来通风报信呢,还被你们误会,谅你们也捉不住我。“
阿巴一听傲天赶紧对大汗说:”傲天安达对我蒙古有恩,他是不会骗我们的。延必也说了傲天正是去金国救自己的妹妹,那次还真是多亏了他,扎翰何尝不知道,只是这件事情来的太突然,一时没了主意,眼下正要去攻打乃蛮部落,这可如何是好,见大家又焦虑起来,段飞鹰上面一步说道:“我的话你们可以不信,那什么傲天的你们总相信吧,他可是你们的大英雄,昨天我们还正见面的,知道乌苏和楚庄主有勾结,运来了一门武器,你们是斗不过他们的,去了也是找死。”
这话一听,可震怒了扎翰,大声道:“敢侮辱我英勇的蒙古将士。”
段飞鹰继续解释,自己只是坦诚相告,自己还有事情就飞走了,还不时的叮嘱道:“我是真心来相告的,如若不信,吃亏的定是你们。”
延毕觉得那段飞鹰不像是骗我们的,就和自己的父汗说了一下,几个人一商量,还是暂时回去,等到傲天回来再说,阿巴上前说道:“我愿意去金国寻找傲天安达,到时候一问便知,眼下还是不要轻举妄动,宁可信其有,也不可信其无,凡事三思而后行啊。”
扎翰觉得阿巴说的有道理,就暂时取消打乃蛮的计划,还是等一下再说,随即阿巴一行人骑着马朝金国上京城走去。
而身在金国的阿琪格乐倒是开心的很,几天来,把完颜闵打的再也不敢对自己轻举妄动了,而且一个人还大摇大摆的走出来玩,只是身后的金吾卫跟着,就像被蚊子盯住一样,怎么也不放手,浑身很不自在,不过还好,至少可以不限制自由,没事出去透透气。
身在左府的傲天这段日子和左倾城打的也是火热,好像到哪里都能有贵人相助一般,看着眼前的绝代佳人,哪个男子会不为之心动呢?这天正是好时日,傲天就带着左倾城出来玩,这上京城还真是热闹啊, 一点也不亚于临安城,这又使他想起了玉儿她们,不知道现在在哪里,过的怎么样,看着傲天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左倾城就问道:“你怎么了,好像不开心的样子,难道这里不好玩吗?
没有,傲天连连说道,称这里很繁华,不知道有没有情景的地方,因为自己很向往青山绿水,左倾城一听赶紧拉着傲天往城外五里潭走去,哪里有美丽的花儿,有清澈的水,还有一个半坡的小山,也是一个好去处,两个人止不住心里的兴奋,快速的走去。在街上闲来无事的完颜闵看到了左倾城,没想到这上京城还有这么美丽的女子,真是仙女下凡一样,就派几个人悄悄的跟了过去,不知道又在打什么坏主意。
这里空气清新,一片绿油油的草地,百花盛开着,淡淡清香随风飘来,还真是一个美丽的地方,傲天跑过去感受这久违的美景,闭着眼感受着大地的气息,左倾城也是跳着来到水边,看着自己长长的头发,面带微笑的容颜,是多么的美,自己禁不住也夸自己了,想起了白居易的一首诗歌张口便说道:水心如镜面,千里无纤毫。傲天走过来看着左倾城绝美的容颜,笑的是那么开心,感觉一切都不食人间烟火一般,也许被困在家中许久,早就按耐不住内心的激动了,嘴里还说着”楚水清若空,遥将碧海通。的字句,弄的傲天也不懂了,也许这就叫做“诗情画意”吧。
青山遮不住,相看两不厌,一直目不转睛的看着眼前的一切,那人,那山,那水.....仿佛练成一线,是那么的美,左倾城看着傲天拉着他去了对面的小山中去,哪里也是一片青葱的树林,倒是安静许多,有种“空山不见人”的感觉,真是“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唯有两个人嬉笑着,观赏着眼前的美景,一切不开心的事情也都破诸脑后,还不知后面有人跟踪,傲天也许太忘我的陷入这风景之中了,那几个不怀好意的悄悄跟随的人,一直在注意着他们的行踪,为的就是报告完颜闵,也许又打起了左倾城的注意,看来被阿琪格乐打的还是不够。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完颜闵改不了自己贪色的嗜好,注定会栽跟头的,阿琪格乐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要知道美人之后还有英雄所在。
金国遗事篇 第七十九章 :喇嘛和尚
和尚东行踏青青,逍遥自在一身轻,莫看水流花无意,慧眼识丁筋一根;青山饶我半圈间,绿水流进佛海边,阿弥陀佛世间说,闲云野鹤一喇嘛。
东边树林走出一个天命之年的老者,只见其头戴蓑笠,手持一杖,一身大红色的袍子,面带微笑的看着这青山绿水,一个人喝着酒好不自在啊,嘴里不时的哼着:喇嘛长,喇嘛短,喇嘛长来短处去,喇嘛短来长处去,何时喇嘛长短皆相依....我宋雾空来也匆匆,去也匆匆,逍遥自在与众不同,,,,,,这时对面来了几个家丁模样的人,这不就是将军府上的那几个人吗,几个人交头接耳的不知道在诉说什么,好像打什么主意,几个人步伐开始变得急匆匆,喇嘛喝的晕晕乎乎的走在对面突然大声一喊:“站住,你们这群小辈,在此干嘛呢,贼眉鼠眼的一看就不是好东西。”几个人一听顿时气上心头,拎起拳头一群人打了上来,和尚突然一躺下嘿嘿的笑道:“我没醉,怎么躺下了,你们想扶起来我吗,那真是谢谢了。几个人弯下腰又去打,怎么也打不住,只见那喇嘛在地上打滚似得还不停的喝着酒道:好啊,真是好酒,躺在地上当个车轮还真是舒服啊。”
其中一个家丁气的说道:“你这臭和尚,竟敢玩弄我们,趴在地上好好的滚吧。说完几个人哈哈大笑着,和尚不管那么多,翻滚着来到这边,抡起手中的拐杖来个”横扫千军”之势,只见那群人噼里啪啦坐在地上,疼的直摸屁股,喇嘛赶紧站起来,还摇摇晃晃的笑眯眯的指着说:“知道我这是什么吗,打狗棒,专门打狗的,厉害不?
几个人赶紧站起来,就准备要跑,喇嘛又说了一句:知道为什么打你吗,不是我打的,是这只杖看你们不顺眼了,逃不过它法眼的。家丁越听越迷茫,一看就是个疯和尚,撒腿就跑,边说那人就是一个疯子,只是很厉害的疯子,还是惹不起,赶紧报告公子去.....
喇嘛继续赶路,朝着金国上京城方向走去,这边夜幕快要降临,傲天和倾城两个人走在林间小路上,看着周围空荡荡的,一片寂静,倒是两边的花朵让人感受着美好,一路上有说有笑的,左倾城还不时的问着关于傲天的一切,听听他为何这么厉害,还有在京城的时候,往事一幕幕,本不该再提起,看着左倾城那一脸认真的样子便讲起来....
上京城福来客栈内,这个喇嘛坐下来让小二盛一些酒,看来今天就要露宿街头了,嘴里道。这时候进来两个蒙古人,这不是巴图干那两个手下吗,还真是大胆,竟然这么大摇大摆的,一进来就要几斤牛肉,还有一坛酒,坐下来两个人狼吞虎咽的吃起来,其中一个说道:“乌达,你说将军这要是干什么呢,都来了好一段时间,不知道还要多久才能回去,这里真的太不适应了,这些金人和中原人混杂的地方,太不好了。”
是啊,另外一个也说道:“这牛肉就比不上我们草原的新鲜,还有这里的人说话听不懂,穿着看着更是别扭,人倒是挺多。”
乌达撕下一块牛肉,放在桌子上不吃了,端起一碗酒就喝起来,一口饮尽大声说道:“这金国的酒还不如我们蒙古的,烈性这么小, 还是酒吗,真难喝。”说着就摔在地上,“啪”的一声就碎了,小二一听声音马上跑过来说道:“客官,这是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乌达一把抓住小二的衣角说道:“这酒不好喝,有没有
辣文h小说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辣文小说网www.lawen22.com)为综合型小说在线共享网站,全站所有小说均为书友分享,不需要注册就可以享受小说免费阅读和TXT电子书下载!
本小说网只收录TXT格式全本小说,以保证读者的阅读安全和阅读体验,100%无病毒书友们可以放心阅读或下载到手机,掌上电脑等移动设备上阅读。
本站抵制非法不良小说,请书友不要上传违规电子书,发现此类电子书将作删除处理,引发的后果由上传者承担。版权声明: 本小说所有小说均由书友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E-mail:admin@lawen2.com